flowerWP_20140418_19_40_19_Pro20140418 Kerrisdale

{溫哥華食記} 德國香腸小食店 Bestie

resturantWP_20140401_14_21_15_ProBestie.jpg   

一般來說,如果一時興起想吃德國香腸,不是自己下廚煎來吃,就是得到德國餐廳。中、晚餐正襟危坐在餐館也就罷了,如果下午時段想來杯冰涼的啤酒配一小盤德國香腸;或是夜半時分突然想吃德國酸菜配啤酒(懷孕了嗎?),哪裡才能滿則這樣小小的心願?

Dane和Clinton這兩個年輕人聽到你的心願了。於是他們在溫哥華的中國城開了一家這樣的小餐廳“Bestie”。 繼續閱讀

{溫哥華食記} 你在山頭火的哪一邊?

cherryblossomWP_20140413_13_44_02_Pro山頭火.jpg 

身邊的朋友,只要是在大溫住稍微久一點的,應該都吃過溫哥華市中心Bobson Street上的日式拉麵店“山頭火”。沒去過的我,每次聊天聊到這家一路從日本北海道紅到台灣、香港以及溫哥華的人氣餐廳,感覺上立刻被歸為『甚麼?怎麼還沒去過?』的那一國,身價也自動登登登跌了三級。 繼續閱讀

cherryblossomIMG_2535金稻

{溫哥華食記} 金稻海鮮酒家

cherryblossomIMG_2553金稻

都說因為當年九七大限的關係,香港的好廚子們都跑到加拿大,尤其是四季溫和的溫哥華來了。不知道有沒有人認真統計過,溫哥華的港式飲茶餐廳有多少家?

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到Urbanspoon網站上去查了一下。光是大溫哥華地區,被歸為Dim Sum大類的餐廳,就有150家。各位看倌,如果你一星期挑一家來大快朵頤,也得花三年才能把溫哥華的港式飲茶餐館吃過一輪。 繼續閱讀

{溫哥華櫻花賞} 雪雁櫻 Snow Goose

cherryblossomIMG_2576Snow Goose

一直想不透這款櫻花為何叫做“雪雁”?難道櫻花樹的形狀像一隻雁?還是雪雁喜歡吃她的葉子或是花瓣,為此命名?

直到來到她跟前,近距離四目相對,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花的名字來自她的顏色:其色無暇,一如候鳥雪雁般的純白。 繼續閱讀

cherryblossomIMG_2294Afterglow

{溫哥華櫻花賞} 夕櫻 Afterglow

cherryblossomIMG_2285Afterglow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是元朝馬致遠元曲『天淨沙 秋思』裡千古傳唱的名句。孤獨的旅人在瘦馬上踽踽獨行,背景襯著血紅的夕照;一人一騎,悲悵的不只是景,更是心境。

“夕照”的美摻和了行將就木的感慨;同理推測,稱為『夕櫻』的櫻花,該也是令人傷感的櫻花品種吧! 繼續閱讀

cherryblossomIMG_2191Pandora

{溫哥華櫻花賞} 潘朵拉完美櫻 Pandora

New-Fall-2010-Pandora-Charm-Release

提起『潘朵拉』,若是你腦中浮現的是那個在希臘神話裡好奇心旺盛又不聽大人的話,擅自打開宙斯交給她一個盒子的那個女孩……. 那你一定不是女生;或者說你不是年輕的女孩兒。根據我側面的了解,時下年輕的美眉們認識的『潘朵拉』,應該只會是那個貴死人不償命的丹麥時尚飾品品牌Pandora。

如果從『潘朵拉』這三個字就讓你聯想到櫻花的品種….. 你如果不是植物學家,就是櫻花的瘋狂愛好者吧! 繼續閱讀

IMG_6880白普賢象櫻

{溫哥華櫻花賞} 櫻花攻略大全

溫市櫻花賞

一入三月,全溫哥華道路邊、公園裡、山坡上、住家圍牆內所有的高高低低的枯枝冒出點點花苞。或綠色或粉紅或紫紅,幼秀的模樣搔得人心癢癢的。準是冬天太長太濕冷,一顆心埋在雪下浸在雨水過久,人們身軀包裹在層層密不透風的棉麻毛大衣圍巾手套毛帽裡,想望春的氣息比光合作用的植物們更急迫更心焦。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