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行旅} 疫期中賞櫻,Port Moody 的美國曙櫻

看到台灣這兩天的新聞報導,墾丁湧入一萬五千遊客,恐成為防疫缺口。

相較之下,在溫哥華的我們辛苦多了。這兩天到超市買菜,賣場為了控制入場人數,大家都得乖乖在門口排隊,而且隊伍裡人與人之間必須距離2公尺。為了健康,大家都乖乖照做,沒聽到抱怨一句。

閱讀全文 “{溫哥華行旅} 疫期中賞櫻,Port Moody 的美國曙櫻”

{西雅圖賞櫻} 華大校園裡的無邊春色

 

SeattleIMG_8751Cherryblossom

溫哥華一進入春季,櫻李花如爆竹般四射奔放;一兩週間落英繽紛,殘花似雪。

閱讀全文 “{西雅圖賞櫻} 華大校園裡的無邊春色”

{溫哥華行旅} 溫哥華賞櫻懶人包《完整攻略》

IMG_48742013BurrardStation

一入三月,全溫哥華道路邊、公園裡、山坡上、住家圍牆內所有的高高低低的枯枝冒出點點花苞。或綠色或粉紅或紫紅,幼秀的模樣搔得人心癢癢的。準是冬天太長太濕冷,一顆心埋在雪下浸在雨水過久,人們身軀包裹在層層密不透風的棉麻毛大衣圍巾手套毛帽裡,想望春的氣息比光合作用的植物們更急迫更心焦。 閱讀全文 “{溫哥華行旅} 溫哥華賞櫻懶人包《完整攻略》”

{溫哥華櫻花賞} 雪雁櫻 Snow Goose

cherryblossomIMG_2576Snow Goose

一直想不透這款櫻花為何叫做“雪雁”?難道櫻花樹的形狀像一隻雁?還是雪雁喜歡吃她的葉子或是花瓣,為此命名?

直到來到她跟前,近距離四目相對,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花的名字來自她的顏色:其色無暇,一如候鳥雪雁般的純白。 閱讀全文 “{溫哥華櫻花賞} 雪雁櫻 Snow Goose”

{溫哥華櫻花賞} 夕櫻 Afterglow

cherryblossomIMG_2285Afterglow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是元朝馬致遠元曲『天淨沙 秋思』裡千古傳唱的名句。孤獨的旅人在瘦馬上踽踽獨行,背景襯著血紅的夕照;一人一騎,悲悵的不只是景,更是心境。

“夕照”的美摻和了行將就木的感慨;同理推測,稱為『夕櫻』的櫻花,該也是令人傷感的櫻花品種吧! 閱讀全文 “{溫哥華櫻花賞} 夕櫻 Afterglow”

{溫哥華櫻花賞} 潘朵拉完美櫻 Pandora

New-Fall-2010-Pandora-Charm-Release

提起『潘朵拉』,若是你腦中浮現的是那個在希臘神話裡好奇心旺盛又不聽大人的話,擅自打開宙斯交給她一個盒子的那個女孩……. 那你一定不是女生;或者說你不是年輕的女孩兒。根據我側面的了解,時下年輕的美眉們認識的『潘朵拉』,應該只會是那個貴死人不償命的丹麥時尚飾品品牌Pandora。

如果從『潘朵拉』這三個字就讓你聯想到櫻花的品種….. 你如果不是植物學家,就是櫻花的瘋狂愛好者吧! 閱讀全文 “{溫哥華櫻花賞} 潘朵拉完美櫻 Pandora”

{溫哥華櫻花賞} 太白櫻 Tai Haku@Balsam Street

IMG_5819Tai Haku

就字面的意思來看,太白櫻(Tai Haku)有兩種含意:以詩仙李白來命名的櫻花;或是花朵顏色太過潔白的櫻花。以日本人對李白的才情崇敬非常的心態,猜想應該是第一個答案吧! 閱讀全文 “{溫哥華櫻花賞} 太白櫻 Tai Haku@Balsam Street”

{溫哥華櫻花賞} 白妙櫻 Shirotae@Fairview

IMG_5476Shirotae cherry

溫哥華初期的櫻花,諸如慧空櫻褒獎櫻美國曙櫻等大多屬於粉紅色系的品種。即便是盛開時花瓣顏色轉為正白的染井吉野櫻,遠遠看去也是呈淡淡的桃紅色。這些花美則美矣,但總是同一個色系 — 試想,在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的星光大道上,如果所有女星的禮服有的低胸有的露腿,款式變化萬千,但一律都是粉紅色,差別只有深淺不同 — 這會是多單調無趣的光景! 閱讀全文 “{溫哥華櫻花賞} 白妙櫻 Shirotae@Fair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