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國行旅} 佛系的,美味的,龍坡邦的苗族夜市

在還沒有拜訪寮國以前,就耳聞龍坡邦的夜市非常有名。台灣頭到台灣尾的夜市何其多,不過就是比攤位數多,比食物品項奇特,或是逛夜市人潮的多寡。龍坡邦夜市,能有多特別?

到了現場,果然覺得氣氛不對。夜市所在地是當地的法國街,二層樓的法式建築夾道而立,歐洲風味濃厚,是法國殖民時期所建。白日裡的法國街遊客穿梭,咖啡館、餐廳、手工藝品小舖交雜,悠閒中不難聞到從玻璃櫥窗流瀉而出的商業氣息。

延伸閱讀:延續千年的善念,晨霧中踽踽而行的橘色身影

延伸閱讀:這一天,全國的人都愉悅地濕了

入夜的法國街與白天是截然不同的調調。下午五時,馬路被拒馬封街,寮國男子推著推車,在路中間搭起帳棚。天還沒黯淡,大小一致的帳篷成排,小販將商品逐一掛起,或在地面鋪排。第一盞街燈亮起時,法國街的夜市已經準備好了。

4層樓高白色的Indigo Hotel是龍坡邦第一高樓,站在法國街的街”頭”,是逛夜市的起點。飯店旁的小巷是夜市的美食巷,各種食物攤販塞滿巷子兩旁,中間的走道僅容2人錯身。如果只是站在巷口張望,這美食巷的食物跟台灣通化夜市賣的沒啥兩樣,但如果隨著人潮擠進小巷,你就會發現仍存在些微的差異。

畢竟是熱門的觀光區域,不少食物攤還是不免俗地迎合外來遊客的需求,如德國香腸、香蕉和芒果風味的西式蛋糕、滿坑滿谷包裝好的乾燥河苔等等,都看準了洋人的荷包。新鮮水果和現打果汁也是三兩步就一攤,倒是亞洲、白人通吃。

不過當地特色食物也不少,例如整齊劃一串起的現烤河魚、小巧的椰子蛋糕、佛教王國少不了的全素自助餐,以及燻雞、紅糟五花肉等等。有趣的是這裡的自助餐商家,不論葷素,一律以大鋁盆來裝盛食物,很有軍中伙食班的氣味。

從小吃巷鑽出,轉入夜市。當地人之所以稱之為「苗族夜市」,起因於龍坡邦位居寮國北方,鄰近中國雲南,居住了不少如苗族的少數民族。這夜市目前有多少苗族人擺攤,不得而知,但從各攤販售的內容,約莫可以臆測出來。

如果你是喜愛民族風的物品,這夜市會是你的購物天堂。從第一攤到最後一攤,四百多公尺長的苗族夜市沒有一攤與吃和玩的相關,百分百都是手工製作 – 袋子、服飾、拖鞋、桌巾、版畫、木雕,乃至椰子漆器碗,都是顏色鮮艷、圖案樸拙的工藝品。看不到國際知名品牌,即便是似是而非的仿冒品也無。

百來攤的工藝,哪些比較有特色?我個人最喜歡菱形的紙燈,厚厚的棉紙有著若有似無的樹皮殘絮,隨興貼上的花瓣或紫或粉,燈光暖暖從中透出,一轉一轉化解黑暗的單調。另一個是以砲彈外殼製成的各種用品,包括筷子湯匙、鑰匙圈、項鍊等等。一個紮起馬尾的年輕女孩坐在滿是鋁製的小飾品攤上,身旁紙板寫著:

這些都是在寮國內戰時投入我們屋宇的砲彈,帶走了我們的親人,帶來了貧窮…..

我來回經過這攤三回,最後忍不住買了個鑰匙圈,付了錢轉身偷偷擦去眼角的淚水。

逛完夜市,我突然醒悟,龍坡邦的夜市果然與眾不同。她與我們熟悉熙攘往來的夜市大相逕庭,不同在於整個夜市都是由女性顧攤,不見任何一位男人身影;不同在於全無喧鬧吵雜的吆喝聲,不見攤販積極迫向顧客堆起笑臉推銷,就像是事前說好的,每一攤的女子都安靜地躺臥貨盤坐在地,靜靜地滑著手機,聽到有人詢問才抬起頭來溫吞地回應。

這是一個佛系的夜市。被動而靜默的夜市。即便生活清苦,即便養家糊口壓力山大,夜市就像挪威畫家孟克的名畫《吶喊》,用力嘶吼卻悄然無聲。

也許是我想太多,龍坡邦的夜市攤販們根本一派悠閒地簡樸過日。夜市結束時,只在夜市開市前來搭棚的男人們又出現了。這時候他們協助老婆或是媽媽姐姐把商品收入木箱,快手快腳拆掉棚架,打包疊上推車,與女人們踏上回家的路。

無視人來人往,苗族夜市應該就會這樣安靜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