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遊貝加爾湖} 雪妝銀樹,千里白樺

每年二月,俄羅斯西伯利亞的貝加爾湖結成堅冰,位於湖邊不遠的塔利茨博物館(Taltsy Museum,一稱”木造博物館”)蒙上一層皚皚瑞雪。

散步在17~18世紀的木造屋宇間,每一步都聞得到古老的氣味。厚重木門後的教室,低矮木桌刻有三百年前調皮小學生的塗鴉;湖邊林間的磨麥小屋,隱約還聽得見水車轉動轆轤的聲響,舂麥的重擊一聲重過一聲。

湖邊碼頭早已寒凍多月,夏日裡繁忙載客的舟船半傾倒於”冰”平面,任由遊人們爬上爬下恣意把玩。

當地政府耗費大量資金和人力將該區域不同族裔的老建築搬遷,集中此地,可看性極高,但是我仍偏愛木造建築博物館外的白樺樹林。

白樺樹在俄羅斯無所不在。春天裡枝頭綠油油,秋日樹髮轉金黃,冬日葉凋枝枯,不變的是挺拔的樹幹以及一身皎白。冬日的白樺樹林魔力更勝其他季節 — 腳踏白雪,頭頂青天,硬頸拔背硬是站出一片既蕭索又豐饒的北國勝景。

世界上白色的動植物何其多,其中大概只有白樺樹的美才能跟純真無邪的白雪匹配,且一點也不居下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