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行旅} 在聽聞巴黎聖母院失火之後

一早在越南河內飯店的床上醒來,朦朧中拿起手機滑看新聞,巴黎聖母院屋頂尖塔被燒毀的新聞與照片把瞌睡蟲秒嚇得無影無蹤。

巴黎的地標之一,雨果筆下鐘樓怪人的場景啊!

也算是巧合,幾個小時後來到河內市著名的聖喬瑟夫天主堂(Saint Joseph Cathedral,一稱河內大教堂),一座落成於1886年,以巴黎聖母院為本而建的教堂。

一樣有著兩座高聳的鐘樓左右相對峙,哥德風格的建築與巴黎聖母院如出一轍。不同的是河內大教堂原本灰白的石牆因風吹雨打,受城市空氣汙染而嚴重斑駁,不知該感嘆歲月的滄桑,抑或是官方疏於管理。

從街邊拾級而上,穿過三座圓弧形大門,恢弘的空間瞬間拔高,視覺匯集在一道道接壤的弓形線條。彩繪玻璃幅寬不大,灑進的天光與聖壇相輝映。

走出教堂,廣場前車水馬龍,遊人如織。Nha Tho街上的咖啡館、餐廳、甚至台灣品牌的手搖店燈火輝煌,遊客和當地年輕人笑著喧嘩著。巴黎聖母院失火的新聞是幾千公里外的事件,與河內大教堂前的眾生無關。

坐在教堂前石階,閱讀火災後續新聞後稍稍心寬。聖母院的兩座鐘樓與其上的怪物石雕們安然無恙,大部分的藝術收藏品也被搶救而得以保存。

面對河內大教堂,我衷心祈願地球另一端的聖母院“早日康復”。

{越南行旅} 河內的網紅壁畫街

說起國家的首都,河內可算是世界上的”首都界老司機” — 自從西元1010年,李朝開國君主遷都至此,作為越南的首府已有上千年的歷史。

經過數個朝代的更迭,歷經法國統治,南北越戰爭後一統,既保留了越南的古風,且融合種種歐風,千年的古城樣貌呈現多元。

最能描繪河內樣貌變遷的,大概就是《馮興街》(Phung Hung Street)的壁畫了。挑著一擔擔鮮花沿街叫賣的婦女、虯髯老者街邊揮毫字畫、身穿越南國服奥黛(Ao Dai)的纖細女郎、穿梭在青石街頭的電車 — 這19幅壁畫是越南和韓國藝術家的作品,每一畫作都還原了這個城市已消逝,或正在變遷的模樣。

壁畫街圖像張張精采,已成了河內網紅拍照必訪之處。其中一幅壁畫吸引了我的目光。8個黃口小兒興高采烈地舞龍,壁畫右側張貼一小幅古畫,顯然壁畫是臨摹古畫而作。

只是….. 多看這幅壁畫幾眼,總覺得畫中透著古怪……

是了!雖然是臨摹古畫,但畫家卻別開生面地將西方的時尚名牌融入這幅舞龍畫像。於是我們看到燈籠上香奈兒的”外雙C”,小童褲子上的LV圖案……

還有其他3個名牌隱身畫中。眼尖的你,能否看得出來? 小小提示: 手舉龍尾的小童的褲角,右下角小童高舉的圓牌,以及舉燈小童的上衣。

{越南行旅} 飲啜一口卓別林

如果默劇泰斗卓別林是一杯酒,味道該是如何?

我在河內Hotel Metropole找到答案。這座白色的飯店座落在市中心的還劍湖旁,開幕於1901年,至今已有百年歷史。曾接待過英國小說劇作家Graham Greene、《人性的枷鎖》作者毛姆、美國女星珍芳達、美國總統老布希等等;連今年二月底川普和金正恩的「川金會」也選在這個飯店用餐、開會。

中庭咖啡館充滿法國殖民風格的典雅,坐在白色窗櫺的玻璃屋中,低懸在天花板的蒲扇緩慢轉動,室外溫度高達33度,室內卻是一派清爽陰涼。

翻開飲料單,卓別林的畫像映入眼簾。原來成名後的默劇演員曾在1936年攜帶新婚妻子前來遠東度蜜月,下榻之處便是Hotel Metropole。沾巨星的光,飯店保留了這對新人的房間,取名為「卓別林套房」。而當年此餐廳的酒保為卓先生特調的雞尾酒,也順理成章成以他的名字來命名。

在眾人異樣的眼光中我點了杯”卓別林“作為下午茶。不一會調酒師便在桌邊搖起酒來 — 琴酒、杏桃白蘭地以及檸檬汁混合後倒入杯中,米黃酒色透著午後的陽光。一口”卓別林“,搭配一口萊姆冰沙,著實消暑。

少頃,因為調酒酒精度數不低,我的臉頰發燙,雙眼迷濛。雖然越南當地朋友的話語從無中斷,但是微醺中,我只見她們嘴型開合,卻不聞聲音,就像觀看卓別林的無聲默劇那般有趣。

※ 感謝越南航空、誠旺旅行社以及越南F5旅遊的熱心贊助。

如果對河內旅行有興趣,不妨參考http://bit.ly/2Gmynf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