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國行旅} 延續千年的善念,晨霧中踽踽而行的橘色身影

清晨五點不到,天光未亮,雞啼聲隱約響起。

街角的寺廟大門前,人影晃動。起初形單影孤,陸續有人加入,橘色袈裟從點逐漸擴展成群。人群交頭接耳,似乎在等候著甚麼……讓人想起《等待果陀》的劇照。

終於,似乎是下定決心,也或許是人員終於到齊,帶頭的人跨出大步,從晨霧中走來。

2019年仲春的某個清晨,我在龍坡邦( Luang Prabang )摸黑早起,拎著相機,駐足朦朧的街頭,等候一場每天在寮國各大小城鎮重複上演的劇碼。

布施前的助念

寮國,一個小乘佛教立國的國家,宗教既是信仰,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寮國國民每個男子一生之中必須剃度出家一段時間,獻身宗教;時間長短則可自行決定。因為國家所得極低,絕大多數家庭處於貧窮狀態,家計維生不易,許多家長讓兒子從小就出家,圖的就是免費的食宿、生活一切所需,以及接受教育。

僧侶一日僅進食早、午兩餐,過午不食。即便如此,寺廟的資源有限,大眾的慷慨解囊是寺廟主要的收入,清晨的布施活動便是僧侶們餐食來源。僧侶們斜披袈裟,裸露右側臂膀,赤足,手捧竹籃或是錫缽。行伍中僧人有長有幼,有高有矮,胖瘦不同,一律由長者僧侶領頭,自大門魚貫走出,沿著路邊輕巧前進,前往民宅店家,如鮭魚洄游般固定的路程,繞回寺廟。

等候僧侶到來的當地婦女
民眾準備的香米竹簍一字排開

天微亮,布施的民眾取了小板凳或跪或坐在自家或商店門前,殷殷期盼,等候僧侶到來。僧侶行伍抵達民眾跟前,步伐嘎然停止,領頭的僧侶帶領默禱,從眾低頭助念。少頃,隊伍重新出發,民眾從自備的鍋盆中取出煮熟的香米,低頭,將食物投入稍停的僧侶缽中。捏米、投放,動作重複,一如機器生產線般流暢。米飯之外,民眾也投入蔬果熟食、糖果餅乾,算是給僧侶的加菜,或取悅年紀幼小的僧侶。

糖果也是布施食品之一

除了僧侶的誦念,整個布施過程安靜無聲。等到隊伍行進終了,或民眾準備的食物清空,街道恢復空蕩蕩,今日布施悄然完成。隔天一早,僧侶一樣的赤足行列,民眾一般的虔誠奉獻,敬天謝地的儀式日復一日,傳承了千年,明日也將繼續下去。

在僧侶隊伍未到達的路旁,我瞥見幾個小孩等距跪坐,朝人群的方向盼望。起初猜不透他們何以等在路邊,直到已收到布施食物的僧侶經過,部分和尚將所得的食物取出,一一放入跪在路邊小孩面前的紙箱或是麻布袋,我才恍然大悟:布施來的食物太多,一天內難以食盡,不如回捐給需要的貧困兒童。取之於大眾,也回報大眾,這是善的循環。

龍坡邦是佛都,市內每間佛寺都金碧輝煌,各具特色。但廟宇再美再氣派,也比不過清晨路邊的布施行伍,民眾單純的奉獻,僧侶無私的回饋。長長的橘色人龍,是龍坡邦最美的景色。

這樣大規模的宗教布施活動在華人地區難得一見。走一趟寮國,在清晨布施的街頭,你會感受滿滿人性的善充滿胸臆。

備註:觀賞布施注意事項

一、龍坡邦的法國街是光觀客觀看僧侶布施的重要地點,有生意頭腦的生意人看到商機,在僧侶到達前就會準備好小板凳以及米飯當場販售,讓沒有準備的觀光客可以親自體驗布施。

法國街上的布施大多來自觀光客

二、由於寮國政府將布施列為其觀光重點,全國各重要景點的布施已成為遊客必訪活動。大量湧入的觀光客往往不能遵守布施的規則:不靠近或碰觸僧侶、不阻擋僧侶行進、拍照禁用閃光燈,某些粗魯的遊客甚至強行要與僧侶合照,造成布施場面凌亂,喧嘩不堪。

街邊告示牌提醒觀光客布施的規則

三、若要看到較不商業化的布施活動,建議避開法國街與香通寺附近,另外找尋其他佛寺附近的街道。少了鬧哄哄的遊客,居民或當地商家的虔誠態度令人動容。

※ 感謝誠旺旅行社贊助本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