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馬老爸的 集+食+行+樂 日記
酸甜苦辣老爸經|推他一把
酸甜苦辣老爸經|推他一把

酸甜苦辣老爸經|推他一把

加拿大的法律規定,青少年只要年滿16歲,就可以報考汽車駕照。

多數的加國白人小屁孩,比較外向,或是和女友熱戀中的春風少年兄,老早就在等待可以考試的16歲生日; 從生日前的幾個月開始,幾乎是用數饅頭的心情來倒數這天的到來。生日當天,無論如何都要老爸老媽帶他們到 ICBC(卑詩省汽車監理所)考試…. 仿佛一通過考試,立刻就翻身登大人。

圖片取自網路

我家那個說好聽是穩重說實際一點是溫吞的大兒子Joe當然不是這樣的小屁孩。但是基於及早考到駕照可以提早累積未來汽車保險的折扣; 早點能開車上路,也可以和老爸輪流駕駛,當了十數年司機的我偶爾也可以當乘客享受窗外風景,我常鼓勵小孩儘早拿到駕照。

於是去年Joe剛滿16歲的當天,我把交通規則的課本扔在他桌上,提醒他找時間準備並擇期考試。半年過去了,說是已經讀過兩遍課本做過網上模擬題數回,就是沒有感受到他一絲絲要投考的意念。沈不住氣的老爸下了個通牒:期末考完後一個星期內把筆試給考了。

期限的最後一天,載著忐忑不安的Joe和打算看熱鬧的弟弟Ronnie前往考場。報了名一陣等待,燈號終於亮起,Joe帶著荊軻的心情邁向考區。15分鐘後,壯壯的身形出現,他帶著一貫靦腆的笑容說:過了!接著眉飛色舞地向我和Ronnie形容前面十題就錯了8題,本以為搞砸了卻驚險地猜對最後一題以剛剛好的80分過關….等心情的轉折。當時只聽見我的心咚一聲地落地,欣慰的程度遠遠超過我自己當年筆試過關的喜悅。

在我的堅持下,學過關的老外年輕人一樣,在ICBC門口幫推脫了一陣子的Joe和他剛拿到的臨時駕照拍了張照。回到車上,要求他坐在副駕駛的位子上,引起他的抗議。

Joe:我還是想和Ronnie 一樣坐在後面。我不習慣坐前面。

老爸:就是這樣才更要坐前座讓自己習慣。你已經是要開始學開車,明年要考路考的人了……

拗不過我的要求,他一邊抱怨一邊打開車門鑽進前座。看著忙著繫上安全帶的他,心裡想著:兒啊,老爸我就是這樣一路推著你啊:

在你蹣跚學步前,我推著嬰兒車裡的你四處游走

你幼稚園時第一次跳舞表演,怯生生躊躇不敢踏上舞台,也是我連哄帶說把你推入舞群中

你東倒西歪騎在剛拆掉輔助輪的腳踏車上學騎車時,是我在後頭抓著車尾邊扶正邊推著你前進

你坐在鞦韆的皮椅上,興奮地邊笑邊對後方推你盪上青天的我說:爸爸,還要更高….

第一次學校的演講比賽,我輕輕推你一把,對你點點頭,看著你的眼睛說:加油!

你百般不情願被我軟硬兼施地推入學校的Jazz Band和校外的Cadets社團

今天,我把你從汽車後座推到前座,幫助你拿到彷如成年禮的學習駕照…….

推拉的過程有笑有淚,抱怨聲更是不少。不禁猜想,未來當你回想起這些和老爸的角力,或是感受老爸的推力,你心中盛滿的是感激還是無奈?

這答案我目前無法得知,更無從臆測。

但是兒子,有一件事卻是可以十分確定的:隨著你的年紀增長,老爸也得學著放手,不該再隨時隨地推你一把了。更有可能的是,推你的這雙手已逐漸衰老無力,非但無力推助你,反而時時需要你拉我一把,好讓我被年歲侵蝕的步伐走得平穩。

孩提時期我們從被推到,成年了卻從被拉到。等意識到「被推」的可貴時,往往已經開始進入「被拉」的階段了。這一推一拉之間,就是人生了。

當我沈浸在推拉之間的思緒時,突然聽到「爸,為什麼不開車 ?」,繫好安全帶的Joe一臉狐疑地看著我。

回過神,發動引擎,打出方向燈,車子滑入紫葉李花盛開的街道,心裡想著:改明兒個再來教 Joe上路駕駛。這輩子我還能幫他多久?現在,還是再推他一把吧!

《父子之間》延伸閱讀

酸甜苦辣老爸經|遠離的箭,期盼的弓

酸甜苦辣老爸經|番茄炒蛋的味道

按一下下方的「讚賞星星」,為海馬老爸拍拍手。有了你的鼓勵,是我努力分享的動力! (讚賞星星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