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櫻花賞} 染井吉野櫻 Somei-Yoshino@Douglas Park

一般俗稱吉野櫻的染井吉野櫻(Somei-Yoshino),又名“東京吉野櫻”。剛開花的時候是淡淡的粉紅,等到花朵長成,粉紅褪去,花瓣幾近純白。 閱讀全文 “{溫哥華櫻花賞} 染井吉野櫻 Somei-Yoshino@Douglas Park”

{溫哥華櫻花賞} Akebono @Burrard Station

美國曙櫻(Akebono)是四月初全溫哥華開得最瘋狂的花種。有著淡淡的但近乎白色的粉紅,雖是單辦但是樹冠高大,遠遠就可以看到一叢叢的花海。

難得陽光普照的四月初春,市中心Burrard Station旁的曙櫻開的正盛。還沒出車站,就可以隔著車站金字塔玻璃屋頂看到粉色團簇的花樹。出了車站,右手邊走道約莫一百公尺兩旁曙櫻夾道,枝頭花開熱鬧,直開至頂,有如隧道般深邃。不時有路人,觀光客手持相機拍下櫻花的姿態。

都市裡的小小花海,既是旅人的小小驚艷,更是城市客一個喘息舒壓的空間。

閱讀全文 “{溫哥華櫻花賞} Akebono @Burrard Station”

(溫哥華櫻花賞} 列治文Minoru公園賞櫻

春寒料峭,就是這個意思。4/6當天氣溫低至七度,列治文平原的地形讓勁風肆虐地吹著,陰雨的Minoru公園感覺起來卻像是初冬。所幸櫻花綻放不受影響,一叢叢花白似雪。
閱讀全文 “(溫哥華櫻花賞} 列治文Minoru公園賞櫻”

{溫哥華櫻花賞} 滿城無處不飛花

明明已經進入四月下旬;春天尾巴的傍晚硬是要拖到快八點才天黑。但滿街滿街的紅黃藍紫,點綴枝枒嫩綠路樹的街頭。櫻花的凋謝,在氣溫逐漸暖和的溫哥華街頭,很難令人忽略。在車水馬龍的街頭,在屋宇錯落的靜巷,粉紅色像是不小心潑落的顏料,在車道邊緣,在人行道上。

走在路上,車輛彷彿穿著花瓣外套,一陣風呼嘯而過,嘩啦嘩啦飄滿地。即便是停在路邊,一夜花雨,離開後留下花框停車格。

生活在這一座大花園裡,人們似乎不太珍惜身邊的美景。偶爾看見觀光客或是中學小女生嘰嘰喳喳拿著相機在樹下猛拍照,絕大部分的人疾走在滿到爆開的花樹下,手機沒停過,也不曾抬頭看看三尺外的春色。

想起今年年底台北即將舉辦花博,屆時也該是花草充滿大街小巷。我想念亞熱帶的植物,長垂氣根的榕樹、綠挺的鹿角蕨、成排筆直的木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