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食記} 煙花三月,我用輕盈迎接春天

2017年伊始,洋人的媒體上老是聽他們new year’s resolution如何又如呵。白話說,就是訂定新年新希望,立志在新的一年去除舊習,或是執行新計畫。

{溫哥華食記} 鮮榨果汁2.0 — MELU冷壓果汁吧

最近學到一個新詞:Cold-pressed Juice冷壓果汁。這種果汁紅到連北美有機超市龍頭老大Whole Foods Market都闢區開賣。到底冷壓果汁和傳統果汁有何不同?孰…

{自製果汁} 來人啊,給我打!

中文是很神奇的一種語言,用字遣詞常常出人意表。以『打』這個字為例,它可以出現在非常實體的動作,如:打香腸、打掃、打小孩、打仗、打果汁、打擺子、打丁丁;也可以是抽象的行為,打秋風、打…

{自打果汁} 腹後七日 — 瘦肚流言終結者

約莫在十年前,在現今流行的『穿越劇』還沒出現之前,在『前世今生』那本書流行之後,我就清楚地體悟到我的前世,是一條『鮪魚』。年紀輕時是鮪魚幼苗,腹部僅有薄薄的魚白;年過三十便已是成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