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食記} “墨”然回首,淨是一桌好酒菜

說道墨西哥菜,你想到的是哪些料理? 捲餅(burrito)、玉米脆餅(nachos)、袋餅(taco)… 還有呢?

一般人對墨西哥菜的印象應該僅至於此,再也說不出其他墨西哥菜名。這該歸功於美國速食餐飲文化將墨國的食物簡化,以便標準化,然後快速展店。君不見與肯德基同宗的Taco Bell,以及麥當勞旗下的Chipotle等餐廳在全世界各地開花散葉?

然而成也速食,敗也速食。講求速度的餐飲業,豈能用三言兩語就把一個博大精深的飲食文化說得清楚?

墨西哥料理在美食家的眼中,地位舉足輕重。它躋身世界五大菜系之一,和法國、印度、中國和義大利菜齊名。位於北美洲最南端的文明古國,飲食秉承了數千年前馬雅以及阿茲特克的文化,以玉米、馬鈴薯、豆類為主食,口味樸質且濃厚。後因受西班牙的統治,海鮮、香料、辣椒、米飯、乳製品大量引進,浸染了歐洲色彩,沾帶亞洲風味,幻化成風味多樣、顏色多彩的菜系 — 一如墨西哥給人的印象:熱情、繽紛。

即便如此,作為全世界國土面積第14大的國家,墨西哥料理還是因為地域不同而有明顯差異。說到主食,不論軟硬、大小、捲起或對折來食用,墨菜還是以”餅”類為主。但墨西哥北部大多以麵粉製餅,中與南部則是玉米獲得壓倒性的勝利。北部因為氣候乾燥且地大人稀,西班牙統治時期引進畜牧業,因此該區崇尚燒炙,不管甚麼肉都來火裡烤上一烤。其他地區,保留較古老的烹調方式,海鮮等在餐桌上佔比較高。

說這麼多,只因我前一陣子嘗試了正統的墨西哥菜…. 除了街邊的墨西哥捲餅店,這可是我人生第一回踏入墨式料理餐廳。

餐廳名為Le Mezcaleria,位於溫哥華市Gastown。入夜後大大的店名在漆黑中亮著螢螢綠光,推門而入,磚壁包圍縱深極長的空間,天花板垂落星狀燈盞,稀稀疏疏。桌上蠟燭搖曳,說是餐廳,更像是酒吧,只是安靜了百倍。

第一道端上桌的前菜是磨菇起司鍋(Con Champinone Queso FondIdo)。火山石鑿成碗狀,取其保溫效果佳,盛裝融化的起司。以湯勺將起司挖起,抹在玉米餅(Corn tortillas)上,對折後大口咬下,起司與蘑菇氣味旗鼓相當,你濃我濃地在舌根化開味道,著實開胃。

4小杯的沾醬與常見的玉米餅(Amigos Flight),是4種不同口味的檸檬汁生魚調醬,以玉米餅挖起入口,微涼且爽脆。妙的是除了常吃的酪梨醬(guacamole),章魚也切片成了沾醬的一部分。

主菜上場。一整尾炸得酥脆的魚立在盤中,勾起我濃濃的鄉愁。這不正是台灣過年圍爐或祭祖時神龕上的炸魚嗎?眼淚還沒流下,服務生一個箭步示範了怎麼吃魚 – 以叉將魚肉取下,沾點微辣的醬汁與海鹽,擠了檸檬汁,夾入軟餅,遞將過來。這道西方餐桌上少見的全魚(Pescado Zarandeado)還原了墨西哥人家常菜的模樣,適合親朋好友隨手一叉,夾入麵餅,隨興分享的用餐氛圍。(因為工序較繁,此道菜需事先預約)

最後是海鮮燒烤(Parillada De Mariscos)。上桌時,老虎蝦、鮪魚、章魚、以及時蔬爐上燒烤後盛放在滾燙的火山石,十分豪邁。令人驚豔的是章魚肉質軟嫩,完全沒有火烤後的硬柴;墨西哥的國花仙人掌也入菜 – 去皮削片的仙人掌葉烤熟後有著烤八分熟的彩椒口感。

吃墨西哥料理豈可沒有酒助興?以龍舌蘭(agave)釀製的龍舌蘭酒(Tequila)是家戶喻曉的墨西哥烈酒。其實龍舌蘭酒是生產在Tequila一地的酒種,屬於Mezcal梅茲卡爾酒的一種。從店名le Mezcaleria就可猜出,梅茲卡爾酒是她的賣點;而不少顧客的確也在夜裡來此小酌。

你可以單點某款梅茲卡爾酒來佐餐;但如果想多了解墨西哥庶民酒的滋味,不如選擇Mezcal and Tequila Flights,讓三款不同風味的酒刺激你的味蕾。我點了一份Mezcal Flights,沾著海鹽連同柳橙片品嘗。三款酒或圓潤或辛辣,相同的是酒精濃度都高達40%以上,加上餐後甜點的冰淇淋都加入不少梅茲卡爾酒,讓我紅著臉皮膚發燙直到餐畢踏出餐廳。

還沒去墨西哥旅行,吃一頓墨西哥料理,已經讓我對這個國家充滿憧憬。

(餐廳實在過於昏暗,為求清楚呈現,部分圖片取自該餐廳官網)

Le Mezcaleria (Gastown)

Address: 68 E Cordova St, Vancouver, BC V6A 1K2

Website: www.lamezcaleria.ca

*********************************************

本文同步發布於海馬老爸微信公眾號《溫市笑应》,歡迎掃描以下QR Code 關注最新文章: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