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多利亞行旅} 踩在唐人街上的每一步,都是古老的記憶

總是在牌坊前後梭巡,視察日照的方向,找出最適切的拍攝角度,從遠景開始,然後以近距離將對聯或匾額局部置入觀景窗,一一按下快門。

每到一個有唐人街的城市,牌樓是我首要搜尋的標的。大多是在唐人街最熱鬧、熙擾人群的大街上;也有少部分位居偏僻的街角,也許是當年華人飄洋過海後移民落腳之處,也可能是華工最初群聚的街坊,異鄉艱辛生活開展的伊始。

看夠了牌坊,沿著或高或矮、斗大中文招牌的小店前道路漫步,食肆餐館、蔬果行、南北貨中藥行,茶行,不論老店或新開各自有味。饒富趣味的,總在不經意間躍入眼簾:描述舊時人們日常的壁畫;來自大江南北地名總是陌生的同鄉會所;以及不按牌理出牌的中譯英街道名稱。

我特別喜愛維市唐人街的中文街道名稱。《喜報街》的原文街名是Herald Street,音準度不高但涵義滿分;原本官僚味道濃厚的Government Street被譯成《加富門街》,對富裕日子的嚮往在字裡行間。

其實這一點也不意外,1858年維多利亞市建城沒多久,流經溫哥華的菲沙河(Fraser River)河口發現了金礦。成群的華人從中國、舊金山等地渡海而來,在維多利亞稍停,然後扛著扁擔搭船前往菲沙河實踐淘金夢。十九世紀末太平洋鐵路公司修建跨越加國的鐵道,華人更是前仆後繼自維多利亞上岸,繁榮了這個太平洋岸城市,一夜致富的夢想從來沒消逝過。

在“域多利”(百年前維多利亞的中文舊稱)唐人街主要道路《菲斯格街》(Fisgard Street) 上的一塊陽刻金屬板上簡要地記錄著這街區的歷史。縱三橫四區區幾條街道看似侷促,在歷史長河裡卻擁有幾個不容忽略的紀錄:

歷史悠久,是全加拿大最古老的唐人街。與美洲各地唐人街相較,也僅次於舊金山的唐人街。

歷經淘金以及修建鐵路熱潮,十九世紀末維多利亞唐人街的華人數量,遠超過該市其他人種的總和。

在菲斯格街和加富門街的東北角,一座譚公廟於1876年1月20日開光,是加拿大第一座華人廟宇。

有“全加拿大最窄的巷子”之稱的《番攤里》(Fan Tan Alley) 巷寬僅容兩人擦肩而過,貫穿Fisgard Street與Pandora Ave, 巷內特色小店接踵,有點活米村斜角巷的味道。

穿過牌坊《同濟門》,建議你放慢腳步。兩旁的屋舍頹舊,門窗斑駁,褪色的門聯脫落的一角迎風翻飛,彷彿伊呀一聲木門推開處便走出一位裹小腳的老嫗。一路挨家挨戶行去,定睛一看,身旁553號大門的下一戶不是555,竟然553 ½。猜想該是當年唐人街人口遽增,房屋增建過快,門牌號碼不敷使用而採取的權宜方式。不由得懷疑哈利波特作者曾經造訪,倫敦車站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奇想源自於此。

別以為唐人街都是既老又舊,不少新潮食肆反向操作,選擇此地開業。君不見早午餐名店 Jam Café自清早八點開點營業,門前排隊人龍直到午後三點歇業都沒停過。咖啡館各據街頭,其中Pacific Union Coffee Co的門面最大,咖啡館兼營酒吧,門庭若市是不變的景象。

如果你能如斯細細品嘗維多利亞市的唐人街,該區古老的記憶、現代的風味將如深烘焙的烏龍茶入喉後餘味層層回甘。誰再說這唐人街逛來無味,不值前往,你必是心下不然,嗤之以鼻了。

延伸閱讀:愛雖逝,書香長流。我在全加拿大最美的孟若書店
鏤刻囍字的腳踏車停靠柱
據說國父孫中山先生奔走此處籌募革命餉款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