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行旅} 既熱又甜且脆,一口接一口停不了的好滋味

炎炎仲夏,溫哥華郊外森林水畔邊好露營。向晚微風中,營火旁一張張臉紅通通,火光跳躍。猜猜,是哪一道菜最受歡迎,讓人口水直流?

當然不是冒著熱氣的烤地瓜,更不是油光閃爍的碳烤肋排。是烤棉花糖

純白細緻,軟Q卻彈力十足,還沒入口就引人遐想。串在長叉尾端,高懸在火焰上方十公分處,烤棉花糖的姿勢彷若老僧的垂釣,只不過釣的是口水直流的期待。得偶爾轉動長叉,好讓潔皙外表被炙燒成微微焦黃。

放入口中,小心!火焰的餘溫仍會灼傷細嫩的嘴唇。輕輕咬破微硬的外皮,軟化的棉花糖如岩漿般滾滾流出。因為火烤之故,棉花糖的甜度再度升級,沒有最甜,只有更甜。大人避之唯恐不及,卻稱了小孩兒們的心 – 只見一張張童顏咧開了嘴舔食,手指沾滿了白色糖衣,嘴角糖霜斑點累累,一幅種了樂透般心滿意足的模樣,嘴裡直嚷嚷:我還要一個!

等等,這樣就是終極的烤棉花糖吃法了嗎?當然不是。烤過的棉花糖雖然風味特出,但稍嫌單調。於是進階版的烤棉花糖吃法s’more出爐。

S’more該怎麼發音?有啥涵義?這可不是拗口難念的法文,是some more的縮寫。望文生義,這樣的棉花糖吃法好吃到讓人停不下口,吃完一個還要多來幾個。

這樣好吃到不要不要的烤棉花糖,到底長相如何?標準的吃法:一片餅乾,放上烤好的棉花糖,再疊上一片巧克力,最後蓋上另一層餅乾…… 大功告成。軟熱的棉花糖將巧克力燙軟,從兩片餅乾間溢出;入口咬下,餅乾的酥脆與軟滑的棉花糖與巧克力在口中交融,口感豐富。

這樣的吃法可不是新鮮事,該吃法早就出現在1920年一本露營烤棉花糖的食譜書裡。只是當年使用的餅乾是由一家名為Graham Cracker Company所生產的脆硬薄餅,而今大眾所使用的餅乾除了該公司的餅乾,不少人用自己喜歡的餅乾,如蘇打餅乾,或巧克力餅乾來代替。

如果你覺得準備餅乾、棉花糖和巧克力等很麻煩,不妨直接購買超市裡販售的s’more便利包,三種材料完整搭配。也有可能根本不喜歡露營,或是在營地沒有營火,心血來潮想吃s’more怎麼辦?除了用小烤箱代替營火來烤棉花糖,市面上也可以買得到s’more口味的巧克力。

圖說:賀喜巧克力的s’more口味巧克力

除了s’more,你還有甚麼其他棉花糖的新奇吃法?不妨說來給海馬老爸聽聽!

延伸閱讀:人來就好,裝備我們備得妥妥的海馬老爸溫哥華露營團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