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磯山脈行旅} 你好,我住海狸,他住白頭鷹。你住哪裡?

加拿大地大物博,天然景緻無雙。山林間富藏生物;即便是街區民宅,野生動物造訪的新聞也時有所聞。

郊狼在住宅區的灌木間徘迴;浣熊窩居在人類家中閣樓;臭鼬時不時在大馬路上閒逛….. 人們早已見怪不怪。今年四月,兩隻美洲豹在清晨破曉時分進入大溫地區某個捷運站,在鐵軌旁漫步,倒是蔚為一時奇談。點這裡看影片新聞(英文)

圖片取自網路

如果由溫哥華驅車向東,進入洛磯山脈(Rocky Mountain),高聳入天的雪山、無限延伸的針葉林、星羅散佈湖泊或藍或綠,在大山大海裡人類成了絕對的少數物種。 麋鹿在路旁低頭覓食是最常遇見的景象;大角羚羊如老僧入定般釘站在陡峭岩壁上也不罕見。

深春初夏,在洛磯山脈的公路上蜿蜒,建議你車速不要太快。一來是兩旁山水如畫,匆促瀏覽太過可惜;二來自冬眠醒來的熊族偶爾現身路邊,呼嘯而過的你只能與熊族擦身而過。五月中海馬老爸在洛磯山脈的馬路上巧遇迷了路,在馬路中間團團轉的灰熊 – 所幸所有路經的車輛都耐心停駐,大家都安靜等待熊先生晃悠悠隱身入山石。另一回瞥見熊媽媽帶著兩隻小熊杵在路邊,泥塑般看著山路上奔馳而過的車輛。

倘若你有機會路過傑士伯(Jasper)班夫(Banff)之間的冰原大道(Icefield Parkway),一定會對每隔幾公里就出現、橫跨在公路上的”天橋”感到好奇。這可不是給人走的天橋,而是另一保護野生動物的貼心設施 – 由於動物們經常橫越馬路,被往來疾駛的車輛輾斃,人類只好沿路豎起圍籬。同時不希望公路將野生動物的棲息地一切為二,因此架設了橫跨在公路之上的寬廣天橋,上面鋪以厚土,植株樹林,外觀與自然環境無異,旨在讓動物們毫無戒心地使用,自然且安全地在山野間移動。

進入洛磯山脈的城鎮,人們更加小心翼翼於與野生動物的共存規範:街道上所有的垃圾桶都經過設計,巨大的金屬方桶固定在地面上,人們使用得一扳一掀才能開啟 – 這是為了防止熊族前來打翻覓食。公園裡、道路上處處有顯眼的標示提醒切勿餵食動物,違反此法規的罰款可不輕。一旦動物習於向人類索食,將更頻繁出入人類生活範圍,勢必提高攻擊人類,或遭人類虐殺的可能性。

班夫這個深山裡的觀光小鎮還用了另一種方式表達對野生動物的崇拜 – 鎮上的道路皆以洛磯山脈裡動物名稱來命名。最熱鬧的街區不過就五、六條,各自叫做野牛山貓大角麋鹿;遠一點的住宅區便用松鼠河狸土撥鼠等來稱呼道路。

因此在街上不乏聽到這樣的對話:

hello 麥可,好久不見,聽說最近你和女友分手了。…. 還好嗎?還住在熊嗎?

不,自從我和芙蘿拉分手,我就回到松鼠和我爺爺一起住;瑪莉和前男友湯姆復合,住在臭鼬了。(咬牙切齒)

身邊有動物;心中有動物;生活也住在動物,誰敢說加拿大不是全世界最愛野生動物的國家?

熊的雕塑在懸在建築外牆上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