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would you do?

13938a

在臉書上看到一則朋友分享的連結,砲聲隆隆,罵聲連連。好奇點進去看,赫然發現網友怒罵的則數已經高達一千三百多則。在短短的24小時不到!(點網頁圖片可看原文)

BBH

這也難怪網友的氣憤。這位住在『天龍國』的媽媽思想偏差,舉止不當,言語間透露出的是自以為是的自私;對弱勢的族群未有同理心的尊重,甚至咄咄逼人,更是給自己的小孩一個最錯誤的身教示範。

回想起兒子Ronnie在小學五六年級時,班上也有個過動傾向的小男生,常常在上課上到一半就從座位上起身,繞著教室行走;上課一直講話講不停,老師糾正也沒用;老是對同學大吼大叫,驚嚇到不少班上膽小的女生。有次還調皮到把一隻活生生的蝸牛放入Ronnie的領口內……

這樣的行徑雖然多少給同學帶來困擾,甚至引起不少家長的關注。但是老師卻十分體諒,總是對全班的學生三申五令地提醒:有過動症的同學和大家一樣,沒有任何問題。唯一不同的是:他們是上帝派來的天使,要幫大家學習跟不同的人相處。

這樣寬容的態度感動了包含我在內的眾多家長,讓我們在陪伴小孩成長的同時,也學會同理心去看待與其他眾不同的小孩,要更有耐心和體諒。

但是我們的體諒和同理心真的夠了嗎?看了網友分享的這段影片,讓我溼了眼眶:

『沒有經過那樣的低潮的人生,你不會知道那裏的苦。』拭著眼角的淚水,片尾那位白髮老者這樣的話,帶著某種痛,某種經歷過的領悟。多麼令人動容的時刻!

住家樓下的街旁不時會出現好幾個包裹在髒舊棉被裡的homeless。除了下雨降雪的天氣之外,多半會看到他們的身影。有的是站著彈吉他、有的是坐在輪椅上自彈自唱,更多的是端坐在路邊,兀自發呆,或是抽著要來的菸,盯著跟前的小帽或是零錢罐看。經過時,我雖然沒有帶著鄙夷的眼光,但總是快步經過。反倒是不少洋人過客會駐足,送食物或是飲料給街友,身體前傾、語帶親切的和他們聊天,好像久識的朋友一般。

也許下次,或是未來的每一次,當我經過路口Liquor Store,看見門口那位毛線帽終年不脫、音調不成曲的彈吉他老人,會蹲下身子,將手中的零錢給他,順便用我很台的英文對他問候:have a nice da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