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hnic 族裔活動,  Spring 春

{四季節慶} 印式流水席,溫哥華印度光明節

一直知道在溫哥華市的南端,也就是49街以南,Main Street以東是印度人聚居的大本營。苦於沒有機會去登門踏戶,直到上星期六的Vaisakhi Day,才終於一了心願。

如同中國人的農曆新年,Vaisakhi Day光明節就是印度北方邦省的新年。除了是傳統的慶豐收新年節日之外,也是錫克教徒們(就是男人們頭上綁一小球類似中國老嫗梳的小包髻,或是頭上包纏一個飛碟般的大布圓盤的那個族群)紀念Khalsa(經過洗禮後的錫克教徒信眾)在1699年成立的日子。這天可算是印度最大的節日 — 所有吃的喝的唱的表演的遊行的活動全部集中在這天。

4/19,今年光明節的日子,我約莫下午二點到達49街Main Street路口,只見警察圍起的路障後面人山人海,正是活動最高潮的時候。一眼望去,人潮綿延數十個路口; 雖然各種來見世面,湊熱鬧,或是共襄盛舉的各種膚色的族裔都有,佔最大多數的,還是印度臉孔。扶老攜幼,全家出動– 女人,不管是青少年或是白髮蒼蒼,一定得把自己最美的印度傳統服飾穿出來亮相。

活動是以花車遊行為主軸,從錫克教的教堂出發,沿著Main Street北行,到49街東轉。花車大部分是由貨卡改裝,說是“花車”,卻都是裝飾以各色布條,標語,口號,一堆信眾端坐其上,緩慢遊街。除了“載卡多”的花車之外,路邊搭起的舞台上也不時傳來傳統樂器搭配統大鬍子男人的傳統唱腔的的歌曲。一對中年男子站在路中央手持水壺和杯子,正在發送免費奶茶。正享受冒煙的奶茶時,重機的隆隆引擎聲由遠至近,車未到聲先至。半分鐘後,一群戴墨鏡頭綁黃巾的壯印度漢騎著陽光下閃亮的重機,車行兩行緩緩前進。看到重機上的騎士是老K臉的印度阿三一下子很難適應….. 不一會,一個路人把小孩丟給其中一位屠夫般的騎士,騎士露出靦腆的微笑和小男孩合照。原來阿三鐵漢也有柔情啊!

趕著出門看慶典,我午餐沒吃,餓得飢腸轆轆。剛剛一杯免費的印度奶茶下肚,眼尖的我瞄到路上人手一份漢堡,嗯,看樣子是白食的。展開天線,四處尋覓。

這一找,讓我開了印度版的流水席的眼。路邊一個個帳篷前領食物的人潮川流不息,發派食物的男子機械化地剷起食物,淋上醬汁,遞送出去…. 這些提供食物者,有些是一般的居民,你可以看到一群婆婆媽媽在屋子前院的臨時廚房邊聊天邊嘻嘻哈哈地準備食物; 有些是公司或是企業,甚至是公益團體,員工們認命地在貨卡或是帳篷下努力裹粉下油鍋撈起一批又一批的食物。

我從街頭吃到路尾,吃了不下十五攤。最後吃到肚皮撐眼皮鬆,傳統印度食物已經和我靈肉合一。不過歸結一下,吃到的食物不過是三大類:油炸麵包類,咖哩飯,以及甜點。老實說事後我谷歌了好幾番,就是找不到當天吃到食物的名稱。

先來說油炸麵包。也許是因為供應的量太大,或是供餐速度必須快速,好幾攤的油炸三角土司都十分相像。不外乎是裹了香料,沾了碗豆和一點辣椒的麵衣;  有的裡面還夾了層cheese,味道豐厚了些。也有的“印”西合壁,以漢堡麵包,內夾咖哩炒的豆子。吃了不下七個攤位的炸物,突然很想念麥當勞的薯條…..

現場派發的咖哩飯有兩種:淋咖哩醬汁的以及薑黃色的咖喱飯。也許我們常年浸淫在東洋或是泰式咖喱的世界,如果不是偏甜的日式咖哩,或是麻辣的泰式綠咖喱,我們的味蕾認不出別的派別的咖哩。這天的印度咖哩吃起來偏酸,雖然有淡淡的香料味道,但是整體風味不夠豐富。加上淋在硬梆梆的長米上,陽光下的咖哩閃亮著,但還真引不起食慾啊!

最後吃到兩款“驚奇”的點心。一個看起來像是牽絲油炸米台目,一坨黃金色澤晶亮晶亮。扳一小塊入口,嘖,竟是麵粉或藷粉拉成細麵狀,油炸後裹糖漿,甜到令人無法嚐第二口。另一盤是看似可口的水果沙拉,各式各樣的熱帶水果淋上酸梅醬好不令人期待…. 五分鐘後我捏著鼻子吃完這盤淋滿以香料和甜辣醬調製成醬汁的水果沙拉。頓時聯想到台南市莉莉水果店的招牌番茄切盤–蕃茄沾著以醬油膏,糖,薑,梅粉的淋醬,莉莉的老闆娘應該來和光明節的店家結拜,互相切磋一下啊!

約莫四時許,喧嘩的群眾瞬間散去,留下滿地垃圾,以及溫哥華市的清潔工快速地淨空街頭。據說溫哥華市的光明節還不算是規模最大的:今年只有五萬人參與; 在另一個大溫地區城市Surrey的光明節參加的人少說八萬人,多的時候高達二十萬人!

明年去嚐嚐Surrey光明節的流水席是否較溫哥華市的略勝一籌吧!

11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