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市很好動} Vancouver Sun Run

每年四月中旬是溫哥華城市馬拉松〈Sun Run〉舉辦的日子。稱作Sun Run,當然不是和活動當天陽光遍灑有關,而是來自Vancouver Sun這個主辦報業的名字。就好像台灣有“舒跑盃”、“安麗盃”一樣。這活動深入全市每一個學校、社團、公司機構,每年吸引超過五萬人參與。這天一早搭乘地鐵前往市中心的活動集合地,只見男女老少各種膚色,推著嬰兒車的年輕夫婦、國高中生結黨成群的、情侶手牽手三不五時東摸西吻地朝同一個地點朝聖。

而我所謂的側記,就是在旁邊看,做紀錄,沒有穿著極薄貼身的運動衣褲,沒有跑步號碼牌別在胸口。事實上這個全溫哥華年度最大型的路跑活動,像我這樣光看不跑的人還真稀有。現場大概不多於一百人,我猜。

帶著小兒Ronnie抵達集合地點,才出City Centre地鐵站,平日寬闊車輛繁忙的馬路滿滿的人潮溢出來。馬路兩邊以鐵絲網圍籬隔開,報到者穿過檢查點,到達指定的顏色區域,和朋友聊著天,或是聽著耳機裡的音樂,打著電話尋找約定一起路跑的夥伴。

遠遠從起跑點往人潮望去,那景象是我在加國絕無僅有的少見 — 人群密密麻麻從眼前綿延到遠處看不見的盡頭。由氣球綁成的大弧挺在空中飄搖。拿出手機探看當下溫度:攝氏七度。加上陣陣冷風,實際感受到的該只有三、四度。但是絕大部分的參與者都是短褲薄衫!更不乏只著背心的不怕冷的壯漢。大會安排了兩三組樂團在路邊嘶吼演唱炒熱氣氛;電視台的攝影機以怪手橫掛在馬路正中央,只為取得最好的拍攝角度。一切都是那麼和平和快樂,根本不像是具有競爭意味的競賽。

九點過十五分,開跑時間到來。工作人員移除橫在第一排跑者面前的圍籬,槍聲一響,最前端幾排的跑者像是關了許久,柵欄突開射出的狼群,死命往前衝。這些跑者大多都是專業的運動健將,目的在於跑出最短時間的好成績;但五萬多人中,來湊熱鬧、志在參加的人應該是占大多數。因此銀髮團、胖子團們緩步前進,和前端身形矯健的跑者形成強烈對比。主辦單位鼓勵大眾參與,認為不跑用走的也無所謂,因此一群“Sun Walk”的族群大搖大擺地安步當車,邊聊天邊散步順著人潮前進。

活動的節奏控制得極好,一波又一波的人潮依序放行。最後出發的一波離首發的第一波約莫有二十分鐘。反正每個人胸前的號碼牌裡有晶片,出發以及到達的地點都有感應的機器,無需急著和別人搶道,晶片會記錄自己跑步的速度和時間。

當一波波的跑者往前奔去,現場幾個畫面令人注目:辣妹啦啦隊又唱又跳鼓舞跑者的士氣。不少跑者一開跑就把身上的外套、長褲、水壺往路邊一丟,為的是能無牽絆地奔跑。我本來以為一旦跑步結束,丟衣甩壺的人會回到現場撿拾,但其實不然。因為沒多久,一隊工作人員手拿大型垃圾袋,沿路將散落的衣物物品撿起,包紮成一袋袋的垃圾,直接送到附近待命的垃圾車。好個豪邁的跑步啊!衣服簡直就是身外物,隨時可丟棄,無須掛念。

半小時後我散步到跑步終點的集合地:BC Place Stadium。已有零星的跑者完成全程,從終點走出。而大部分的人群還在路上,人龍從Cambie Bridge蜿蜒而下,遠看煞是壯觀。BC Place的體育館裡設置各個不同的攤位,讓完成跑步的參賽者休憩、進食、與朋友聊天社交一番。於是,諾大的館人聲鼎沸,舞台上熱歌勁舞,舞台下免費食物飲料水果滿天飛…. 攤子上的工作人員馬不停蹄地補充食物;跑得快的人可以透過懸掛在半空中的大銀幕觀看陸續跑回的人潮,看看相約好的朋友是否在落後的人群裡。

主辦單位Vancouver Sun更是不忘媒體本色 — 提供跑者上報紙頭條的機會。現場大排長龍的人們等候多時,只是要在一個綠背景前擺出衝刺的姿勢來給工作人員拍照,留下email後,幾天後就會收到一張照片 — 自己衝過終點線的彩帶,獲得第一名的影像刊登在溫哥華太陽報頭版上……當然這是造假的頭條,就是要跑者和報社互動,或是訂報的噱頭。

Ronnie因為跑步當天膝蓋疼痛,加上是第一次跑十公里,花了一個小時又十一分鐘跑完全程。今天從太陽報的網站上查詢到他是將近五萬人裡的第兩萬一千多名。我還是大大地鼓勵他一番,畢竟他可是我們家族裡第一個跑十公里馬拉松的小子啊!

沒有跑過Sun Run感覺好像沒住過溫哥華,所以我和兩個兒子約定了一起參加2013年的Sun Run。如果2012年12月不是世界末日…….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