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櫻花賞} 白妙櫻@Granville Island

嚴格來說,今天看到的白妙櫻並不是在Granville Island。一處是在False Greek某個公寓的社區中庭;一處是在西二街Waterfall Building。公寓中庭的幾棵白妙櫻被建築物包圍,顯得有點侷促。在西二街上的三顆白妙櫻卻是有如站在舞台上的名伶,在Waterfall Building的天井中庭佇立,諾大的空間任由她們花枝招展。

名稱為Waterfall,果然在中庭前有水池,娟細如線的水柱自天花板傾注而下。透過淺淺寬鬆的一層水幕看到純白似雪的白妙櫻,襯著葉新發的綠,背景是清水模的建築,整個畫面禪風了起來。

像是浸泡過漂白水,花朵純白無瑕。原日文名“Shirotae”指的就是一種以古法織就而成的白布。白,正是大和民族最喜愛,最崇敬的顏色:出生用白巾裹著嬰兒;女性大婚身著潔白嫁衣;仙去也是白色的喪禮…. 白妙櫻和染井吉野櫻一樣,因為幾近無色的單一白,成為眾多觀賞櫻花中最被推崇的品種。

除開晚近盛開的白妙櫻,跟著綠色文化的林老師在此區域逛了兩小時,還看到了幾棵花朵稀疏的秋櫻,一棵染井吉野櫻,False Creek附近社區仍是美國曙櫻的天下。反倒是艷陽天下,溫哥華Granville Island的河景、山景、建築群令人深深著迷,悠閒的氛圍讓居民以及遊客沐浴在春風中。

好山好水,得再加上好花好悠閒,才是溫哥華真切的寫照。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