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花見} 水仙們

晚餐後,天色還亮晃晃。揹了相機在住家附近的社區閒逛。

Community Centre門口的曙櫻開了。龐大的樹冠,從人行道邊的草地橫過走道,就快要蓋到馬路。

43街教堂旁的四棵曙櫻也盛開。前有水仙、杜鵑,後有櫻花,這條街的住戶真是有眼福啊。

一路回家隨手拍路邊的水仙。這些當然不是野生的,不是住家自己種,就是市公園局有計畫性地種植。一畦一畦的花朵入鏡,總覺得那裏不對勁 ….. 是了!一樣都是水仙,顏色、大小都不同。

先是有約莫直徑六公分的種類。這樣巨大的花朵,中間突出的花瓣有不同長短和顏色:有的像巨砲般向前伸展,有的短短的像是碗的圈腳;有的與外圍花瓣顏色一樣鮮黃,有的卻如水煮蛋的粉橘色。小一點的花種直徑約莫三公分,小巧可愛,中間的花瓣都是小小的茶杯,幾株花朵擠在一起,楚楚動人,格外叫人憐愛。

Google了網路上的資料,中國網頁有一段關水仙的說明是這樣講的:

宋代《南阳诗注》记载:“水仙花,外白中黄,茎干虚通如葱,本生武当山谷间,土人谓之天葱。”是因叶似葱而名之。 宋代《洛阳花木记》以其花被六裂而紧合似酒杯,副冠金黄如盏,花朵轻巧玲 珑,于是单瓣者名为“金盏银台”,复瓣者名为“玉玲珑”。元代《三柳轩杂识》则以为水仙在花史上列为风雅之客而推崇为“雅客”。宋朝黄庭坚有“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盈盈步微月”的咏水仙诗句,故后人又 称水仙为“凌波仙子”。 人们又因水仙在严寒大雪中,尤能开花吐艳,浓香四袭,故又名为“雪中花”。

金盞銀台….. 古人果然想像力豐富。這樣附庸風雅的名字,冠在溫哥華市區馬路邊樹下的一小株水仙花上,老外做夢都不會聯想到這麼詩意的意象吧!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