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櫻花賞} VanDusen Japanese Fair Festival

這個為期只有兩天的節慶,說.甚麼也要湊個熱鬧。更不用說難得天氣好得不像話。

和兩個青少年小孩興沖沖到達VanDusen Botanical Garden,光是找停車位就磨掉部分的興緻;停好車花五分鐘走到大門口,更是倒抽一口氣 — 這,這人也太多了吧!陽光普照的星期六上午,排隊的人龍蜿蜒停車場外的西門口。不死心地領著兒子逆著排隊隊伍往前鑽,看看昨天趕來辦的會員資格可不可以有點特權……

Bingo! 果然,入口分兩處,一處是給當場購票的民眾使用,購票會耽誤入場速度,難怪人龍超長。另一個門是給媒體、會員以及再入場的民眾使用,空蕩蕩沒有人排隊。取出會員卡秀給門口的工作人員看,大辣辣地進入館場。心中因為不必排隊暗暗竊喜,一旁的兒子也對老爸昨日靈機一動,立馬跑來申請會員的動作感到佩服。

入到活動會場,著日本和服的婦女,灰白頭髮的中老年白人,推著嬰兒車的各色人種年輕夫妻,以及像我們一般的父母帶著年輕小孩穿梭在春天已到但百花未開的園區裡。查看節目表,整天的活動大約分成表演活動以及日本美食攤位兩大區塊。正研讀手冊,遠處傳來咚咚的鼓聲,隨著人潮前往表演區。

就在大草皮上搭起數個帳篷。圍觀的人群一圈圈圈著表演的團體:像是全家老小總動員的日本太鼓;日本俳句吟誦;有著寶萊塢風格的櫻花舞…… 草皮的另一端,再次人龍蜿蜒。那是小吃的攤位,只見燒煙裊裊飄送在章魚燒、烤肉串、日式熱狗的攤位上,工作人員維持著排隊秩序,而顧客們也忍著飢腸轆轆耐心地守候。

章魚燒攤子由兩個黑衣的日本帥哥照顧,烤爐上的章魚燒一顆顆斗大渾圓,燒烤成金黃色,和我記憶中大阪街頭販售的章魚燒十分類似,令人食指大動。在兒子輪流排隊了將近三十分鐘後,終於買到兩盒。捧在手上,薄如蟬翼的柴魚片因著熱氣妖嬝地晃動。迫不及待送入口中….. 口感,嗯,只能說是OK。可能是等候人潮太多,燒烤時間不足,外皮不夠熟脆,醬汁也沒入味。

雖然園區大部分的花都還沒綻放,但園內的幾棵垂櫻卻是應溫哥華僅有,而且樹齡和樹貌也是冠於全市。在樹下悠遊的人群讚聲連連,更有人把日本賞櫻的習俗原味呈現 — 鋪了塑膠布,就在樹下聊天野餐了起來。

吃飽看足,我和兒子三人心滿意足地離開植物園。過中午時分,門口長龍依然蜿蜒。莎喲娜拉,日本節我們明年見。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