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機的代價

『罷工』這等事,在東方國家似乎不常見,但在工會林立的西方世界,卻是稀鬆平常。

上個星期學校1st term結束前兩天Ronnie放學回家,嚷著說:我帶report card (成績單)回來了。雖然本來就有心理準備,打開時仍不住手指發抖。果然,成績單裡啥都沒有,只有註明學生的出缺勤記錄。

備註欄寫著:“因為BCTF (British Columbia Teachers’ Federation,卑詩省教師聯盟) 的協議,我們不提供學生任何科目的分數。如果當屆畢業學生有申請大學的需求,請與學校聯絡”。 BCTF幾次和教育局協商老師們的罷工終止都因條件談不攏而破裂。因此, BCTF決定“給學生打成績並不是老師必要的工作”,因此不主動發給學生成績單。

這可樂了學生!再怎麼爛的成績,這下子父母都不會知道了……

和鄰居太太們聊天的時候,大夥七嘴八舌批評這個西方國家如此氾濫的自由,還舉了一些先前發生過的實例:幾年前溫哥華市垃圾清潔隊的罷工,整座城市垃圾滿溢,街頭巷尾充斥被偷偷棄置的垃圾袋,走到哪裡都飄著隱約的惡臭餿菜味; 半年前整個加拿大的郵政大罷工了好幾個月,所有郵件遞送全部停擺。重要的印件只能透過快遞寄送,或是用電子郵件聯繫; 今年年初加拿大航空機師罷工,好在罷工沒幾天政府就強制機師上班,不然空中交通延誤,影響商業運作,那事情就大條了。

這樣無法無天的罷工,難道沒有法律可管?

我上網查了一下“罷工”的定義,原來還分成“完全罷工”,“怠工”(僅完成最基本的工作內容,這回的老師罷工就是這類型),以及“請假罷工”。在美國,《國家勞資關係法案》給予罷工合法的空間,但也禁止了某些因罷工可能導致國家危機的行業,如公共運輸工人及公務員。…….即便法律如此規範,但似乎也沒有辦法徹底禁絕….. 數年前美國海岸的各港口碼頭的罷工導致全世界進出口貿易大混亂,衍生成國際事件,絕大多數國家各種行業受到不同等級的衝擊。這樣的規模的罷工,就不是單一國家的勞工法案可以規範得了的。

還有一種罷工,不但政府管不了,連男人都必須舉手投降。今年十月份一則哥倫比亞的新聞(新聞在這裡)提到當地一個小鎮的婦女號召了一個『legs crossed』罷工活動,硬是拒絕和老公或男友炒飯,除非小鎮政府答應把小鎮坑坑疤疤路鋪好。男人果然承擔不了“停機”的代價,為了能抬起小頭,終究還是低了大頭,把路給修好了,繼續高高興興和老婆爬枕頭山去。(婦女們也鬆了一口氣吧!)

因此,不禁想到,想要以罷工來要脅來達到目的,不但要慎選所處的行業,還必須打蛇七寸,打到要害,直接了當地一招斃命。

例如,計程車司機罷工,大家可以改搭公車或捷運; 麥當勞罷工,咱們就改吃漢堡王; 爸媽罷工…..小孩們孩落得更輕鬆!

誰說“罷工”不需要策略?是吧!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