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聖誕燈飾} 冷到爆的聖誕樹點燈

點燈前的暖場活動,小女孩不怕零度低溫努力唱跳

說到聖誕點燈。

每年這個時節,世界各地應該都有人在廣場正中央,立起一株高高胖胖的杉樹,纏上大大小小燈飾,找個晚上,熱熱鬧鬧的辦個點燈的儀式。最出名的,應該就是紐約洛克菲勒中心的點燈。重要到有時連總統都得去參一咖。可惜我過去從沒參與那個點燈時刻的盛會… 只在亮燈無數的樹下流連,看廣場上溜冰的男男女女乾過癮。

每座城市總要有座聖誕樹的。要夠高夠大,好讓人仰望,讓小孩“哇~”的一聲抬起頭來仰視久久,讓年輕情侶得以在聖誕樹下許下年度願望,讓老夫老妻牽手繞著樹散步,一年一年回想每次聖誕的記憶。

號稱加拿大西岸最大的聖誕樹,五十呎高滿滿的燈光就在上星期六晚上亮起來了。這個由點燈儀式,每年都在市區美術館前舉辦。因為不久前廣場被”Occupy Vancouver”所佔據,今年的儀式只好移師到Canda Place的Jack Poole Plaza舉辦。這一搬動,果然更妙!因為這廣場背後就是2010年冬季奧運聖火點燃的地標; 一旁是新穎美輪美奐的Concention Centre,遠方是Burrard Inlet,北溫的燈火點點,搭配天朗氣清,一輪明月在內灣海面上映出長長波光。好一個點燈的冬夜。

再過八個小時即將月蝕的圓月
長長的沿岸燈火 PK 映波月色
入夜的街頭
遠眺溫哥華城市夜色。市中心和住宅區彷如兩個國度。
冬奧的聖火台。像極了冰柱插在水池中。

說是五點半活動就要開始,早到的我們卻等到快六點舞台上才有動靜。早就被零度的海風吹到涕泗亂流….好在一旁有贊助廠商提供巧克力餅乾,棉花糖和熱可可。自由樂捐點零錢,父子三人人手一塊餅乾一杯熱飲,稍稍抵擋滲入衣縫的酷寒。現場還有手作聖誕樹活動帳篷,冷到沒人會動手吧!另一個帳篷裡聖誕老公公的寶座空空如也,想必Santa正抱著暖暖包在後台等人潮出現。

餅乾和熱巧克力免費享用….只要你樂捐!

六點整,舞台上表演陸續登場。溫哥華兒童合唱團的小女生其實五音不全,但是現場父母的閃光燈和掌聲沒吝嗇過; 一兩個青少年男女生的solo有職業水準的演出。最有看頭的,也是壓軸的熟女合唱團Aliqua!問我他們的長相?大概就是少女時代的女孩老個十五歲,換上金色或褐色頭髮,體重再多個二十公斤…. 不過,甜美的笑容,合音層次分明,現場的爸爸級的男人沒有一個不是目不轉睛。有那麼一陣子我竟然忘了臉上手掌刺骨的冰冷。後來上Youtube查看,人家可是經歷許多大仗陣,發過片呢!看他們的表演按這裡

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小朋友沒張嘴,三分之一的對嘴唱
有眼不識泰山的“阿你跨”Aliqua女子七重唱

舞台上一個又一個公益單位被名廣播主持人介紹出場,接受五萬到十萬加幣的饋贈。應該是杯水車薪吧!經營一個慈善單位,關注某群弱勢團體而長期努力,一年少少的數萬元能幫助多少?趁這樣的場合讓公眾瞭解他們的存在,獲得認同進而接受資助,才是真正的目的吧。這樣想著,天寒地凍裡苦站一個半小時似乎也沒有那麼難捱了。

那隻吉祥物美洲豹挺吸睛的

接近七點鐘,聖誕老人終於現身,和老的小的朋友拍照。BC Lion球隊的明星球員也帶著獎杯和粉絲上台接受捐款…..是給球隊的基金會吧。最後點燈的主角出現:有「輪椅鐵漢」之稱的Rick Hansen凸著輪椅上台。殘障奧運選手的他簡單致詞,代表他成立的關懷殘障基金會接受七萬五千元的饋贈,等候Global TV的現場記者cue點…. 七時整,眾人歡呼聲中,五十呎高洛克斐勒式的聖誕樹上滿綴的燈泡忽地亮起。燈泡雖不甚明亮,樹相也不很高聳,但襯著背後溫哥華downtown高樓的夜景,加上現場人聲鼎沸,果真有西洋佳節濃濃的幸福感。

輪椅鐵漢Rick
播報記者準備倒數cue點燈

燈點亮後兩分鐘,我跟兒子說,走吧,吃麥當勞去。Joe看著樹頂,說:這個點燈儀式好像不怎麼精彩….. 是啊!的確不精彩。如果是在台灣,這樣的活動鐵定邀請了一堆名人,像藝人明星,政治人物,名模,乃至於當地政府官員,齊聚一堂熱熱鬧鬧地一起倒數。至於點燈的瞬間,也許會有炸的開煙火當爆點,好讓電視攝影記者擷取畫面; 電視台分割了九宮格,這裡開始藝人演唱,那裡俯瞰民眾擠爆的畫面,另一格是哪個官員上台致詞祝賀聖誕….. 沒錯,溫哥華這個加國西岸最大點燈活動並沒有該有的盛大的,熱鬧氣氛!

樹燈亮了起來,和城市燈光相輝映
五十呎,應該有六層樓高吧!

“入境問俗,我們只能尊重老外的習俗囉!”我這樣告訴Joe。“如果今年運氣好,博得個下雪的白色聖誕,再來downtown和聖誕樹拍照囉!”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