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老爸經} Vow of Silence,有關3個12歲的男孩

第一個12歲的男孩叫做 Iqbal Masih,出生在南非。四歲就被賣給奴隸集團,開始了他終生童工的命運。連續6年,他的身份是地毯編織工,一天18個小時坐在毛毯編織機前,一張張圖案鮮明的地毯在他瘦弱的手腳操作機器下吋吋編織而出。Iqbal 的生命在12歲那年嘎然而止,只因為他起身捍衛小小,基本的人權。

第2個12歲的男孩出現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Thornhill。1995年某天,棕髮白皙的Graig Kielburger坐在家中翻閱報紙Toronto Star,想找平日常看的漫畫。一篇不起眼的報導吸引他的注意 — 那是半個地球外非洲一個和他同年的男孩 Iqbal的新聞。他盯著報紙,心下震撼,想著,和我一樣的男孩竟然因為這樣的原因早夭!報紙上 Iqbal的臉孔在他腦裡揮之不去,他知道他該做些什麼事。 隔了幾天,他和幾個同是七年級班上的同學組了一個”Free The Children” 的社團,主張要幫助那些因為貧困無依,失去溫飽的基本權利,被童工奴役集團剝削的,喪失受教育的機會,各種成長過程應有的福利被褫奪的兒童。

Graig的小小舉動到了今日,已經成為全球最大“兒童幫助兒童”的公益活動。每年有超過一百萬人,擴及45個國家,在11/30這天以個人或團體,透過學校或是教育系統響應這個活動。或募款,或以行為–不講話,不用手機,不發email,不傳簡訊,甚至不用Facebook,Twitter,來支持這個活動。Free The Children網站

我會得知這個活動的訊息,是來自第三個12歲的小男孩。Ronnie,我的7年級小兒,兩個禮拜前在一個放學後“點心兼與老爸update今天發生什麼事時間”的當兒興沖沖告訴我這個活動。

“不能講話喔!一整天ㄟ!”他對這樣的活動覺得很不可思議。怎麼可能呢?一天要他不吃東西還有可能; 不能講話?比要他英文小考一百分還難上百倍。

隔兩天果然收到學校有關這個活動的通知,說是在12/1這天全校會支持Vow of Silence活動。希望家長鼓勵學童參加,當天盡量不要說話。學校也會派糾察隊同學在下課時間規勸話多的學生。

這不是有違人類的天性嗎?更何況,上課老師講課,學生回應必然都需要開口。我對這天的到來抱持強烈的好奇心。

12/1當天下午“點心兼與老爸update今天發生什麼事時間”,我迫不及待問兩個小孩Vow of Silence的情況。Ronnie說他和平常日沒有差別,該說的一點也沒少說。同學們也都是,甚志在當“大哥哥”義工,照顧低年級小學弟妹時,話更多,更加努力排解小小孩的糾紛。倒是學校老師挺認真的,包括音樂,體育課的老師上課都不說話,一股勁用手比,肢體動作搭配臉部表情來授課。

中學的學生就奸巧多了….  Joe說學校裡的確有幾個學生整天嘴部貼上膠帶,以防自己不小心脫口說了隻字片語。還有人在課堂上拒絕回應老師的問題; 老師生氣了,學生就理直氣壯地回說:hey, today is the day for Vow of Silence!

我想老師應該會氣到說不出話來。那也是一種silence……

同樣是12歲,在非洲,在加東,以及從亞熱帶移居來加西的三個小男孩串成一個故事,在12/1的這天讓我感慨萬千。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