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聽歌

聽完這首再掰掰

曾經我認真的思考,未來在我的葬禮上,來賓看著我微笑的遺照,耳朵裡聽到的是什麼樣的音樂?

必得是男性的歌曲,否顯得太娘。例如:陳昇的“風箏”。

應該是要台語的,才能顯現出我愛歹丸的台味。例如:伍佰的“心愛的再會啦”。

來點英語的也不錯….. 看我下輩子能不能把英文講得和歪果人一樣好。所以有Saxophone伴奏的“the one you love” 和喪禮的主題match到不行。

幾次聽小兒子Ronnie練習小提琴,其中一首即便被他拉得如殺雞般的走音還是讓我魂縈夢牽。我終於下定決心,選擇德國作曲家約翰.帕海貝爾的這首Canon in D作為我升天(或是下地獄)前聆聽的最後一首曲子。

查看網路上搜尋到的資料,這首曲子曾被George Winston改編,還被韓國電影“我的野蠻女友”當作主題曲; 泰國人還用它拍了潘婷的廣告; 甚至還被送出地球去比賽 — 美國NASA把它放到航海家號太空船送到外太空去和外星人打招呼。這樣偉大又動聽的音樂作為告別世人的主題曲,有種跨古往今來,雅俗共賞的氣度和胸襟。

還在想說有沒有人把這首歌“唱”出來的時候,在youtube上果然就找到這首Our Canon in D的MV。青澀的男孩嗓音,讓這首華麗純淨兼具的音樂有另一番風味。

誰能來改編成台語版啊!蘇打綠應該是唱這首歌的首選吧!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