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與開化,我看蔣為文事件

最近台灣除了塑化劑的新聞鬧得腥風血語,甚至臭名遠播到加拿大(這裡流行的珍珠奶茶原料部份也是由台灣進口),另一則新聞就是成大台文系副教授蔣為文惹出來的爭議。

新聞在這裡

引起眾多學界的論仗,無須在此引述。但在我個人看來,蔣副教授的企圖,不過就是搏新聞版面,增長個人知名度。到底是不是為個人仕途鋪路,抑或是真心為他心目中的語言文化理念而戰,不可而得知。瀏覽完幾篇相關報導,心裡不勝失落; 即便已有許多重量級本土文化捍衛的學者,諸如陳芳明教授,出來評論(文章在這裡),心中對台灣的主體意識仍在襁褓階段感到難過。

和台灣一樣,加拿大也是個多元文化融合的國家。從早期的法國英國統治,到現在的各民族百家爭鳴,這個社會就是多了點包容和尊重。舉幾個例子:

雖然官方語言是英文法文並列,但是能以法文聽說讀寫的人還是少數。如果你想當上政府官員或是公務員,除了英文外,流利的法語是必備的條件。但一般人根本不在乎也不認為少了法文的能力會影響到生活和工作。想吃公家飯?花點力氣學好法文就是!

各族意移民漸多,各種語言如韓文,印度文,中文,日文,阿拉伯文等等的報紙刊物俗處可見。如果想買印度服裝配件,到小印度區就對了; 想吃點正宗的中國菜,到列治文去餐廳數量之多讓你歎為觀止。這裡的日本料理店也兼賣韓國菜,餐廳的老闆可能是越南人; 城市酒莊裡來釀酒的顧客多為白人,酒莊老闆娘卻可能是中東來的。

當我為我兒子在學校下課後仍然和華人講中文,到社區圖書館借書還對中文書念念不忘而憂心時,我英文課的日本和伊朗來的同學對我的憂慮感到訝異— 小孩對原生國家的文化不忘本,是件好事啊!他們認為很多移民的小孩專注成為加拿大人,把原來熟悉的語言完全放棄,那才是可惜的事情….

不論是小學,各社區中心或政府教育局都開設各種語言課程,鼓勵民眾修習。甚至在中學的省考(provincial exam,類似台灣的學測)都開放第二外國語諸如日文,西班牙文和中文。加國政府開放的胸襟,以及對於各種文化和語言重視的程度不言而喻。

因此當一個台灣某大學的副教授在重量級的台灣本土文學作家演講的場子如此鬧場,小丑跳梁的行狀造成頭條新聞,整個事件變得沸沸湯湯,甚至我喜愛的作家張大春的部落格貼了篇文章然後又自覺不妥下架,我承認某個時刻我有點慶幸人在海外,不必讓那樣的煙霧塵蟎及身。只是心裡不住嘀咕,我們的福爾摩沙島何時才能把腳從野蠻的泥沼拔出,踏上堅固乾燥的開化之地?

也許蔣為文只是少數中的少數,不代表台灣的民眾都是如此。但是隔海觀看,恨鐵不成鋼的情緒才更強烈啊!

附註:主圖是上個月在加拿大舉辦的聯邦政府選舉中輸得一塌糊塗的自由黨在華文報紙上刊登的廣告。試圖拉攏華裔選民,此舉雖然政治企圖明顯,但也表示對多元種族的重視。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