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櫻花賞} Kerrisdale 櫻花記

這天綠色文化舉辦的櫻花導覽就在我家社區,除了平日看到一堆美國曙櫻之外,很好奇家裡附近到底有哪些櫻花。從社區中心出發往西走,果然一些不起眼的,長得烏漆漆的樹竟然各式大有來頭…. 在林老師的說明下才恍然大悟,原來咱們這個社區的櫻花珍藏的竟也是溫哥華市難得一見的樹種。
此一時期算是各類櫻花盛開的中期,約略有兩個特色:嫩葉多伴著花朵出現; 花瓣多為重瓣。
今天首先上場的是秋櫻,或稱十月櫻(Autumnnails)。這種櫻花從十二月就開始開花,一直到隔年五月。不過眾人對這花種語多保留,因為開花期間內,多只有三三兩兩的花朵開放,整棵樹還是光禿禿的,讓人誤以為已經枯死。應該沒有人會想在庭院種植這種櫻花吧!一樣是櫻花,總是得要花開滿樹,花瓣風吹如雨那樣的美景吧!
隔著馬路,對面路旁就是鬱金櫻(Ukon)。這可和“鬱金香”沒有關連。初為白中帶綠,花瓣成熟後轉黃,據說日本宮廷認為她是“薑黃”的顏色,所以稱之為“鬱金”。重瓣的花貌豐富厚重,和對街的秋櫻有如富家子弟和破落戶的差別,形成強烈的對比。
高砂櫻(Takasago)在此社區的幾株,樹形和花貌都遠比Dunbar社區的完整和美麗。花朵和樹枝的距離極短,一簇簇的花就像硬把新娘的捧花沾黏在樹枝樹幹上。
新的花種出現!鷹尾櫻(Washi-no-o)的花瓣就像老鷹的尾巴那般羽毛參差不齊,因而得名。花朵的尺寸約莫五公分,比之一般吉野櫻,曙櫻等3.5公分大得多,再加上花瓣之間重疊較少,諸多原因讓這花看起來較為爽朗,大方。而花蕊部份在初期是淺綠,中期盛開時較白,晚期落花前轉為深紫紅,讓飄落的身影極為富麗。
我家附近也有這麼澎湃的太白櫻(Tai Haku)櫻花群!美到難以承受,忍不住又想繳驕奢侈稅了!
最後來個非櫻花的同場加映。
路旁的蘋果樹已經長滿嫩綠的葉子,小小的果實滿滿地點綴其中。約莫再一兩個星期就可以期待白色,精神滿滿的小蘋果花。
這史前年代即已存在的植物叫做日本桂樹,約莫有一億年的歷史。樹葉為漂亮的心形對生在枝椏上,初為綠色,後轉黃褐色,落葉前變成紫色。樹形美麗,健康且不易生病的路樹,受日本人偏好,於溫歌華多種植在與日本相關的地區或路段。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