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櫻花賞} Hanami@Dunbar Community

花見(hana mi)就是日本的賞花。根據Green Club林老師的說明,花見的三要素:櫻花要正開; 必須在櫻花樹下; 必得要飲酒作樂。

這天雖然沒有飲酒作樂,但是在極度低溫下跟著林老師在這個人文素質極高的溫西Dunbar社區賞櫻,41街以北37街以南,Dunbar St. 至 Blenheim St.之間,簡直就像逛了大觀園,眾花繽紛,目不暇給。

沒想到這種在夏天開著一串白色小花,在溫哥華到處可見的圍牆樹竟然也是櫻花的一種,名叫Cherry Laurel。而且和桂冠攀上了關係….. 頓時覺得他的身價提高好幾倍。

目前許多行道樹,通常高達四五層樓,開著或綠或紅的小花,遠遠看去罩著一層紅綠雲,這就是加拿大國徽上的楓樹。再過兩個月,樹頂就綠油油一片,把整座城市染成綠海,行車在許多楓樹夾道的綠色隧道中,豈只是稱心愉快而已!

西三十九街住了一位友人,雖然到過他家拜訪,不過都是在秋冬之時; 怎知春天的景色如此迷人!沿街兩旁的美國曙櫻盛開,戶戶門前即是美景,推窗櫻花嬌色馬上映入眼簾。這時節曙櫻開始落花,整條街被花瓣洗過,一陣風過,花溪竄流。

沿著曙櫻,往東不久處就是太白櫻。據林老師解釋,這處的太白櫻的花容在溫哥華市區居冠,數量之多花株密集,溫市其他四個太白櫻的街區難望期項背。太白櫻的花朵尺寸之大在櫻花種類裡可以排上前三名,花開最盛時直徑可達六公分。握在手中果然覺得沈甸甸,極為奢侈,看久了,讓人忍不住要掏出錢包繳些奢侈稅。

大山櫻,在溫東看過這花種,在溫西看到倍覺親切。

有著重瓣的高砂櫻,據說跟台灣有些淵源。高砂,即是高山的意思,當年日本稱多山的台灣為高砂,曾佔據且妄想永久占有。而目前在日本也有個地名為高砂,同時流傳著一隊老夫婦的神話故事。

星櫻,也是在QE Park曾會面。

染井吉野櫻,日本最正統的櫻花,經老師講解才知道花型端正,花色在盛開時純白,這樣極品的條件才得入選成為日本皇室的徽記。

白色李花和黑葉李花也不甘示弱,爭奇鬥艷。

鮮黃的迎春花,正式名稱是“連翹”,顧名思義,總是第一個報告春天來到的訊息。其果實可入藥。

木蘭花,也是溫哥華春天開遍大街小巷的花種。據說這是史前植物,特色之一是沒有花萼,這是和所有花開植物最不同之處。花在枝枒上站立,一朵朵橢圓的花像蠟燭,遠遠看去想是一座超大的燭台。

木蘭花另有日本木蘭種,又可分白色日本木蘭和粉紅色日本木蘭。

紫色杜鵑伴著幾株艷黃水仙。

最後見識到來自中國北方或蒙古的楓樹品種,血皮楓。冬春之際,樹皮由黃轉紅,層層如紙片捲曲剝落。據說美國五角大廈在911空難事件發生處種植了八十多棵,紀念那次慘痛的人禍。

賞花行程中見到有一戶街角兩三個洋人小孩穿著短袖短褲在路邊擺攤,其中的小男孩還在人行道上翻跟斗。仔細一看,是在販賣檸檬汁來著。不到五度的低溫,不怕冷的小孩邊嬉戲邊兜售飲料。我掏出50 cent幫她們做了筆生意。在美麗的家園無憂無慮的生活著,這樣的童年讓人無限欽羨啊!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