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櫻花賞} 列治文Minoru公園賞櫻

春寒料峭,就是這個意思。4/6當天氣溫低至七度,列治文平原的地形讓勁風肆虐地吹著,陰雨的Minoru公園感覺起來卻像是初冬。所幸櫻花綻放不受影響,一叢叢花白似雪。

這天參加Green Club舉辦的賞櫻活動,由兩位退休的台灣教授導覽。捨棄三萬七千多棵的櫻花城市溫哥華,千里迢迢跑到花株稀疏的列治文,看似愚昧,卻意外交到一群愛好自然的朋友,以及初步的賞櫻知識。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平日縱看或白或粉的花雲,總以為是櫻花; 不同顏色或姿態,還道因為種類不同,殊不知犯了“指鹿為馬,指李為櫻”的錯誤。

這麼說好了,怎樣識別都是在春天爆開白色或粉色小花,而且同屬薔薇科的櫻花(cherry blossom)和李花(plum blossom)?和我本家一樣姓曹,自台北大學退休的曹定人老師說:櫻花樹幹上有著特有的橫形“皮孔”是其他樹種沒有的。

有皮孔的櫻花樹樹幹
李樹樹幹堪稱平滑,沒有橫形皮孔

另外,花序的排列,李花是花朵沿著支幹一朵一朵開出,櫻花卻是傘狀開出,一枝花莖往往長出三到四朵花。加上複瓣的花瓣夥眾,花朵常常長成團狀,近看似球,遠看濃似雲朵。

揪成一團的櫻花是傘形花序
一字排開的李花花序

李花的花朵一定連同嫩葉綻放; 而櫻花,尤其是較早開花的品種,一定是先開花,花朵落盡新葉才發芽。

沒有綠葉陪襯的盛開櫻花
紫葉李花盛開

這天一行九人在氣候寒凍的馬路邊,社區裡,公園內冒雨尋櫻,竟然也找到八種姿態顏色皆不同的櫻花。即便身旁有老師仔細講解,畢竟我只是初窺蹊徑,當時聽得頭頭是道,但每種櫻花的差異實在過於細微,回家後大半記憶散去。但是總算起了頭,除開已照面的八種櫻花,還有另外三十八個種類的等待我去會面,去認識。

離溫哥華櫻花季結束的4/25還有兩個禮拜,這條踩花大道值得細細品嘗,細細走將下去。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