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幌子,占星術殺人

從東野圭吾的小說暫時逃脫出來,選了島田荘司的“占星術殺人魔法”繼續我的推理小說閱讀。推理作家的風格差異之大,閱讀東野和島田兩人的小說,感覺一個走在暗不見天日的陰影裡,一個則是在晴時多雲偶陣雨的夏季裡散步。並不是說閱讀島田荘司的小說有多麼怡人,甚或有著輕鬆的心情,但從東野圭吾陰暗的人性,詭譎的佈局,陰鬱沈重的筆法中逃脫,再讀到任何偵探小說都會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Don’t get me wrong — “占星術殺人魔法”並不是沒有命案,也不是讓讀者可以翹著二郎腿憑著自以為的線索輕輕鬆鬆猜出結局。相反地,這書裡的謀殺人數之多,手法之殘忍血腥,與東野圭吾的命案相比,顫慄度過猶不及。尤其一開始一封懸疑的遺書,充滿占星術奧義以及艱深複雜的謀殺佈線計畫,艱澀難以消化的文字,幾乎讓人無法撐過第二頁就想放棄。但是從第二章起,偵探以及他的友人出場,大大逆轉了這樣的沈悶氛圍。

自比“華生和福爾摩斯”的這一對剝絲抽繭的偵探主角們,兩人關係在作者筆下真的就如那位醫生和神探。讓我覺得有如在晴時多雲的心晴中,就是兩人的互動與對話經常有逗趣以及無厘頭互動的妙趣。這樣的人物設定和東野圭吾筆下人物陰鷙灰暗的個性,甚至最終遭遇極為悲慘的下場,有著天壤之別。

說穿了,占星術在劇情中只不過是虛晃一招,兇手以此佈下令人難以理解的空殼謎面(啊,不正就像金庸小說“俠客行”裡彎曲扭轉難懂的篆書以及上百種各家註疏,為的就是誤導各派高手; 真正的最高武功密笈其實被隱藏在字句圖像之中),搭配巧妙的分屍手法,誤導視聽,於是,四十三年來讓無數的推理專家,神探,警方都落入死胡同,沒人能倖免。

誠如許多網友或者評論家所說的,這部小說仍有著許多不合理的因果或是有欠周延的佈局(例如,兇手是年輕女性如何短時間支解處理五具屍體 ; 殺人動機不夠強烈等等),但是懸疑度卻是沒話說的精彩。另外,偵探男主角“御手洗”也令人會心一笑,明明是聰明敏銳的神探,卻給安插了個人類排泄處所的名字。

1971日本講談版
1975 日本講談社版
1978 日本講談社版

最後,把歷年出版的這本小說版本從網路上給找了出來。才發現,日本原書名其實是“占星術殺人事件”,翻譯成中文,不論台灣或是大陸,都改成了“占星術殺人魔法”。也許翻譯的出版社覺得這樣出神入化殺人手法,已經可以媲美魔術了!

繁體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簡體中文版

但是如果以這樣的邏輯來翻譯書名,每本偵探小說都可以是“XXX魔法”了,豈不怪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