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其實是給所有中年男人

一年前的昨天,李宗盛在“縱貫線”的演唱會首唱這一首“給自己的歌”。一向以來,李大師的歌曲讓人推崇,感動,是對感情的刻劃鞭辟入裡,每每把血淋淋的現實,以最顯明清楚的文字傳達,不矯作,直指人心。愛了不愛了,欺騙了誠實了,後悔了懺悔了,快樂了無奈了….. 有時讓人心虛得尷尬,但也不禁低著頭紅著臉偷偷地承認:是的,那就是我,那就是我的心情。

這歌名說是給自己的歌,其實是給全世界不惑之後的男人。雖然,普世的男子不見得如李宗盛這般花心,以藝術工作者為藉口聲稱隨時需要不同愛情的滋潤,他經歷數次婚姻仍對感情尋尋覓覓; 但男人的劣根性總是出於同源:不安的心,反覆掙脫與屈服於市俗的道德束縛。

同樣身為男人,實在很難手指著李大師大聲指責。但對歲月的恐懼,卻是深有同感。“當你發現時光是賊時,他早已偷光你所有的選擇。”這樣的形容,恐怕所有超過四十歲的男人會抱著這句話偷偷在夜半發抖啜泣。

是的,“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他何?” 對歲月無止盡的流失,危機感與無力感交錯,中年男子最深的恐懼也是最大的無奈。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