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馬爸書房} 復仇女王蜂,迴廊亭殺人事件

就像百米接力一樣,從圖書館借來的書必須在期限內閱畢歸還,而推理小說這樣的書又具備了讓人無法中間歇手的特性; 就算可以中斷隔一陣子再回來接續閱讀,卻有無法一氣呵成的遺憾。更難堪的是….. 因為年紀大了,隔個半天在繼續接讀,忘性太好的我必須回頭翻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誰被殺了,警察又追查到了什麼線索….. 這樣的小動作雖然沒有人會發現,但總讓自己覺得尷尬….. 所以我讀起推理小說總是拼命,除非失火了地震了,別人還是別打擾我,省得看我臉色。

好在東野圭吾這本“迴廊亭殺人事件”不長,沒讓我兒子因為我不認真做晚餐餓著肚子; 也沒荒廢了該辦的,社團的大小事。

不僅因為故事的長度,這本東野圭吾早期的小說,和近期的各部紅透半邊天的小說相較之下,有著生手的痕跡。相較於“幻夜”,“嫌疑犯X的獻身”等,這部小說的格局小了許多。 —- 如果因為長度和格局,就稍降低這小說的評價,也不盡公平。畢竟作者當時仍在形塑自己的風格,對於劇情的鋪陳,人性的描寫,都仍屬青澀。 在“白夜行”,“十一字殺人”裡動不動人物超過二三十人,事件空間橫跨日本國,時間縱深二十年,這本“迴廊亭殺人事件”讀起來就像柯南的電視版動畫,一個場景到底,殺人嫌疑犯三人,死者斷氣前留下某種記號,起人疑竇卻是破案的關鍵之一。難怪有網友評論,這樣的題材十分陳舊,難以想像東野圭吾會落入這樣的窠臼。

即便如此,故事結局的安排非常出人意表。女主角桐生枝梨子為了追查殺死她男友以及企圖殺掉她的兇手,化身為老太婆進行一系列的訪查,在一步步挖掘真相的同時,意外發現原來自己也是一場遺產爭奪戰裡的棋子。這樣的女性為愛復仇的情節並不少見,同歸於盡的結局也是不難預料,特出的安排在於,女主角復仇的對象,竟就是被殺毀屍滅跡的,為了他才作假自殺,奪取他人身分追查真相的愛人。

令人心痛的是,當桐生從火災現場被救回沒多久就因故發現原來真凶就是她的愛侶–帶著面具同樣是借用他人的身分進行一場殘酷的感情騙局,桐生必須硬生生收起殘缺的心,隱去毀容的面貌和身體,憑一鼓意志力追查真相。在訪查過程中不只一次和兇手愛人正大光明的照面,看著那張她最愛的男人的臉,她都必須強忍撲上前去撕毀搗爛男人的衝動。那個曾經耳鬢廝磨,溫柔言語,讓人迷魂的臉孔,卻是剝奪了一生幸福的劊子手,令人既愛又恨!她必須這樣忍耐,直到最後一擊,沒有失手的機會的那一刻,即便玉石俱焚也毫無畏懼。因為心早已死,因為幸福早已遠離。

這樣故事,若安上一個“復仇女王蜂”的書名是在也恰當不過了。女王蜂狠狠地把尾刺插入敵人的身體,我死,你也別想活了。

我想,閱讀東野圭吾的小說,我得暫停一段時間了。連續幾部讓人對愛情失卻信心,對人性從根源動搖。更嚴重的是,在溫哥華連續陰鬱的雨天,這樣的讀後心情會讓冬季憂鬱症更加劇烈啊!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