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愚昧,幻夜

在星巴克讀著這本東野圭吾的小說,“幻夜”,咖啡館裡人聲鼎沸。下午一點半,各樣的人都有。有印度人、廣東人、金髮的、帶嬰兒的媽媽、學生、老太婆、年輕上班族… 太陽暖暖的冬日午後,我帶著家裡的咖啡、貝果來這家41街上的星巴克偷偷享用充滿人氣的咖啡廳氛圍。

但是這書裡的故事絕對不陽光,充滿欺瞞和血腥。以愛之名,全書貫穿了謊言和愚笨至極的信任。以阪神大地震為背景的一則女性爭權奪名紀實,犧牲了三條人命,毀滅一個相信愛的愚忠靈魂。

這本書的故事,和東野圭吾“白夜行”有諸多串聯或相關,從人物的設定、牽涉的公司企業、一直到主角性格和行事風格,都隱隱呼應。兩本小說完成相距五年,忍不住要臆測為何作者在相隔五年的兩部小說安排了如此相似的情節,尤其在“白夜行”獲得了各方的大獎,好評如潮,甚至改編成電影電視連戲劇之後。但明顯看出,不論是敘事方式,情節安排,人物的刻畫,“白夜行”都略勝一籌。

話說回來,如果捨棄與“白夜行”的比較,獨立來看“幻夜”這本小說,事實上也是讓人驚喘不斷,一開始閱讀就無法掩卷的精彩故事。2010年終究還是被拍成了連戲劇,由深田恭子來擔綱主演冷酷美艷的女主角新海美冬。

只是我無法相信的是,真實世界裡真會有像新海美冬那般殘酷毫無人性的女人;也不能苟同有男主角水原雅也那樣為愛愚笨到無法判斷的男子。更令人難受的是結局…. 萬惡的女主角竟然完成終極目標,脫胎換骨,逍遙法外而無人能揭穿其極惡的面目。

讓我想起“倚天屠龍記”裡殷素素嚥下最後一口氣前告訴張無忌的一句話:越是美麗的女人越會騙人。東野圭吾就是依著金庸的這句話,將新海美冬以及雪穗描述的靈活靈現,既誘人又令人膽寒。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