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婪的剽竊,惡意

這是我閱讀東野圭吾的第三本小說,惡意。當然也是簡體字版,書的封面烏黑一片搭配兩個鬼畫符般的書名,先聲奪人地讓人不酥湖。不怎麼想把書翻開來閱讀的感覺。

網路上的評論,把這本書與東野圭吾的另一本“白晝行”並列作者的巔峰之作。白晝行已經從圖書館借來,還沒來得及讀。這本“惡意”,對我來說,無法體會書評所描述的“冷酷的,不寒而慄的報復手法”,一路閱讀下來,只有對心胸狹隘的文人編織的謊言感到不耐。

殺人犯透過自導自演以及自編自述的悔過書嘗試在僅存的生命裡為自己的名譽扳回一城。老實說劇情並無誇張的曲折離奇,但作者編派人心險惡,絲絲入扣;敘述故事的手法令人耳目一新。相較華人乃至於西方偵探推理小說,硬是多了幾分刻意的鋪陳,讓伏筆成為結果,前提變成導因。的確是詭譎的作家才能寫得出詭異的作家兇手思路。

貪婪是惡意,剽竊是惡意,毀壞他人名節成就自己是惡意,而以欺騙達成目的才這本書想要傳達的舉世最大的惡意。

接下來要看看“白晝行”是怎樣地情感炙熱苦楚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