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抑的愛情,容疑者X

連續看了兩部東野圭吾的小說“聖女的救濟”,“十一字殺人”,簡體字版裡中國的譯者用上一些大陸的用語,讓看習慣台灣賴明珠翻譯的村上春樹系列的我,總覺得格格不入。有著日文特殊的風體,穿插著“立馬”,“調研”這樣的語彙,讓我在溫哥華冬天灰陳的冬日掩卷長嘆。

這一部2008年上映的“容疑者X的獻身”是以東野圭吾在2005出版的同名推理小說拍攝而成的電影。主角堤真一,福山雅治,柴崎幸,松雪泰子等人都是一線演員,可見這部電影的企圖心。與一般的推理劇不同的是,電影一開始殺人兇手和過程清清楚楚呈現在觀眾眼前,一路推演下去則是敘說一個隱含在殺人案情下的愛情故事。電影結束前半小時觀眾以為真相大白,嫌疑犯果真為愛奉獻自己的餘生 ; 但在湯川教授的推理中案情以多了10%的意外攤在陽光下。

說說演員的表現吧!柴崎幸在片中飾演的刑警是木訥的花瓶,可惜了小說裡對她認真性格的描述; 松雪泰子太過日本主婦味一點也沒有劇中人所形容的令人驚艷的漂亮。飾演湯川學教授的福山雅治顯得過於俊美,好似每次出場前都花了一小時修容上妝搭配衣服,讓人難以信服是個心思縝密頭腦清楚的物理學家。堤真一的扮相和演技在此片得以發揮,從“大和拜金女”裡就被設定是個呆頭呆腦的數學家,在此片中延續數學家的身分,只是更宅,更落魄,茫然空洞的眼神以及落拓的身影和他所謂“天才”頭腦的融合,才是本片最大的賣點吧。

片尾一幕犯人被拘提進入看守所過程,飾演靖子的松雪泰子終究還是把實情公諸於世,良心的苛責讓她無法接受堤真一為她殺人佈下完美的無罪證明。此時這位下定決心為愛犧牲的殺人犯數學老師終於崩潰,一反整部電影癡呆的神貌,嘶吼,哀號,癱軟於警局大廳。令人鼻酸的不是他的命運,而是他對鄰居女子的愛慕,為愛犯罪,犧牲以及壓抑無可宣泄的愛情。

在片尾多愁善感的我免不了滴下兩行清淚,隨即聯想到另一部我喜愛的日片”情書“。怎麼日本人可以把感情處理得如此幽微?就連一部推理劇都可以將情感層層編織,明明是用看”達文西密碼“的心情開始觀看,卻有著”羅密歐與朱莉葉“的感歎收播心情。

日本真的是個壓抑的民族。壓抑快樂,壓抑悲傷,也壓抑愛情。情書,這部推理電影,就連動畫名偵探柯南也是。柯南和小蘭的情愫,不正是片中靖子和石神的複製?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