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 聖誕卡拉OK

這晚是子謙學校的Christmas Concert。看他第二回穿上白襯衫黑長褲,老爸幫他綁上領結,帥氣地走出門,留下這個心理迴盪著“屋頂上的提琴手”主題曲的中年男人在門口。

聖誕音樂會,果然所有音樂、歌曲都和聖誕節有關。五個團體,包括八、九年級的band,合唱團、Jazz Band等等,都渾身解勁,一首又一首平常在電視廣播CD裡才聽得到的歌曲,依次在舞台上復活。果然是現場演奏的魔力,讓人沉醉在旋律裡不覺兩個小時飛逝。

回到家中,還是不免為青少年的子謙發了一頓脾氣。強忍著怒氣,試圖和他好好講道理,得到的回應卻是低頭沉默不語。當年的我難道也是這般?一陣心驚,心軟了下來,把小孩打發上樓睡覺去。

回到電腦前,江蕙的“無言花”這首歌忽然閃進腦子裡。開了youtube,找到這首歌,聽將下去。意外發現除了江蕙之外,還有其他三位歌手唱過這首歌,分別是蕭敬騰、黃妃和梁靜茹。本來梁靜茹是我十分喜愛的歌手,唱起這首歌來卻軟弱毫無味道。黃妃歌聲甜美,本來就是台語歌手的她把這首斷腸的歌唱得帶著撒嬌的哀怨。江蕙當然是理所當然的詮釋者,但是出乎意外的,蕭敬騰竟也能把這首歌唱得入木三分,哀戚滄桑,恰到好處。再加上是男歌手,哀而不怨,即便MV拍得慘不忍睹,歌聲卻彌補了不完美的一切。

聽蕭敬騰版的無言花,就在第一遍的第二句歌詞就把我的淚從眼角逼了出來。反覆聽了不下五次,如同蘇東坡聽了琵琶行,座中泣下誰最多?溫市曹兄青衫濕。抹去淚水,我繼續點開江蕙的“斷腸詩”、“落雨聲”,悲惻的歌聲充滿只開一盞檯燈的書房。

如果鏡頭從窗外往裡拍,會看到這樣一個畫面:耶誕前夕,一個中年男子獨坐書桌前,桌燈如豆。眼睛盯著21吋液晶螢幕,隨著電腦發出的音樂嘶啞地唱和,任清淚滑下臉龐。背後是六尺聖誕樹閃著耶誕燈光, 緩慢地一明一滅。

二姊,聖誕快樂。蕭敬騰,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2010年聖誕節前九天。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