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的世界

楊林曾經唱的歌:我的心情蕩到了谷底,直到零下幾度C。

今天的心情沒那壞,但是周遭的氣溫的確蕩到零下四度C。

零下四度C會是怎樣個冷法?

晚間走過這棟大樓的戶外走道,經過個平日有水流動的水池,暮色中隱約可見池水表面結成一層堅冰,子讓用手指去戳還沒能戳破。

四點半就天黑的傍晚,從shopping mall拎著一大桶鮮奶,冷風中在停車場一時找不到車子。龜縮著脖子,拿著遙控鎖拼命按,希望車子能發出聲音回應我的召喚。三分鐘,才三分鐘,我的手已經凍僵。好不容易找到車子,進到車內,一絲生機出現的幸福感覺油然升起。

晚上為了幫子讓買明天BAND演奏會的皮鞋,在41街上疾走。才六點半左右,九成的商店都已經打烊,路上行人小貓兩三隻。步行一百五十公尺沒找到該買的東西,耳朵卻已經凍到沒知覺,感覺不是我的了。想起以前聽說如果保暖沒做好,天一冷,手會不小心把鼻子耳朵等搓下來而自己仍無知覺。

路上的積雪已凝固為冰塊,到處是一灘灘黑色的冰片。據說對行車影響挺大。

這零下的世界,會讓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也結冰嗎?

還好的是,我沒有這樣的問題。恩,不幸中的大幸。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