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的Oak Brook Campus

美洲大陸的秋天,想像中應該是秋風颯颯,落葉繽紛,蕭瑟到不行的景象。
這回十一月初到芝加哥,景象與氣候卻大出我意料之外。

 


平均氣溫約為66~77F,溫暖到只要一件長袖T恤就可以戶外啪啪走。有些老外更只是一件短袖T恤,出門外套一件風衣就打發。據當地的同事說,本週的氣候反常,往年此時,早已降到30~40F。
雖然時有飄雨,雨勢不小,但飄雨後,露出大片的藍空更顯清爽。坐在旅館房間內的書桌前,常會被窗外忽然“刷~”的聲響嚇一跳,囘頭一看,大片的,真的是大大的一群,樹葉灑落,異於平日慣看幾葉飄落的秋葉,視覺、聲響上的效果絕佳。秋天的聲音,如歐陽修“秋聲賦”裡形容的,錚錚然。
連接Hyatt Lodge和Hamburger University之間的橋樑,秋天的景象也大異其趣。少了青蔥的綠樹陪伴,湖面變得更寬闊。路邊的爬牆虎竟也變色,深綠轉紅。
明年三月見,芝加哥的漢堡大學。

Related posts